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教主難為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代價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代價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麗陽城這里,劉二接到國都送來的消息,就急急忙忙來找黎淺淺,玄衣正好來找鳳公子,鳳公子便起身與他出去外頭談,把屋子留給黎淺淺。

    “怎么了?”黎淺淺有些不解,劉二額角冒汗,竟是難得的慌急。難怪鳳公子要避讓,怕是教里有什么大事,他不好在場旁聽。

    劉二接過春壽遞過來的濕帕子,往臉上一抹,道,“那個黎晨曦又要作妖了。”

    上一回把大教主氣得動手,兇殘的除了幾十個人的命,而且差點賠上自己的命。

    這個始作俑者又要再度作妖,劉二真怕啊!要是大教主因此真賠上自己的命怎么辦?還有,眼下這里還有教主夫妻兩呢!按照那女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難保教主夫妻不會被牽連。

    “我看看。”黎淺淺朝他伸手,劉二看著她的手愣了半晌沒動作,似乎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黎淺淺見劉二似乎被嚇壞了,深嘆口氣道,“別這樣自己嚇自己啦!上回,是她有心算無心,表舅和謹一會中招,在所難免,沒有誰對誰錯,你別把別人的過錯往自己身上背。”

    見劉二抬眼看著自己,眼珠子里總算有點神采了,黎淺淺才又道,“咱們這次可是有這么多人在呢!還有消息靈通的鴿衛們在,你擔什么心啊?她們想做什么,都在咱們掌握之中,難道你不相信,自己一手帶起來的鴿衛們?”

    劉二對鴿衛的能力是相當有自信的,聽黎淺淺這么說,很自然的點頭道,“他們的能力絕對是一流的。”

    “那就是了,別多想。你剛剛說,她又要作妖了,她想干么?”

    劉二便把鴿衛們傳來的消息說了一遍,黎淺淺又把鴿衛傳來的消息看了一遍,問,“那些侍衛何時會動手?”

    “他們還要籌備一番,畢竟黎晨曦善醫,他們對她用藥,未必藥得倒她,他們也不像那個南菊那樣,知道有韋長玹的藥能用。”

    黎淺淺笑了下,道,“讓咱們的人好好盯緊她,我倒要看看,她想怎么做。”

    國都這里,黎晨曦讓人把南菊重金購得的迷藥偷了來,然后給她換上顆大補藥,接著就在眾侍衛的吃食里下了那顆迷藥。

    看著眾侍衛連同信息部的所有人都陷入昏迷后,黎晨曦不禁感嘆,“這顆藥的藥效還真是好。”

    “那是,南菊姐可是花了大半的積蓄才買下的呢!”

    “嗯。”黎晨曦想到這顆迷藥,原本可能被用在自己身上,心情立刻由晴轉陰,這顆藥加水化開,加在那些人的吃食里頭,近百號人竟全被藥倒,可見這藥效之強悍,如果只用在一個人身上?

    怕是不死也去掉半條命吧?說不定等藥效過了,醒來的已不是一個健全之人!

    黎晨曦一想到,那樣的命運原本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立刻渾身不對勁,她看向已昏迷在地的南菊,不禁氣恨不己的提腳踢了她兩下。

    “大小姐,您別惱,讓奴婢代勞,可別傷了您的腳。”說完,姚喜上前狠狠的踢了南菊的腹部好幾下,別看這幾腳似乎沒什么,黎晨曦卻知,姚喜這幾腳怕是絕了南菊生育的希望。

    “走吧!咱們得趁他們昏迷時,趕緊離開國都。”

    姚喜點點頭,與其他幾個丫鬟一起動手,她們先將昏倒在地的這些人搜身,將他們的財物、藥物全都拿走。

    接著是去他們房里,將他們的財物搜刮一空,至于南宮疏梅高價購買的保養品,也都便宜了姚喜幾人。

    黎晨曦只將自己的財物帶走,衣裳弄亂,首飾拿走,整間屋子看來像是遭賊了。

    等姚喜她們從各自的屋里出來,才一起離開此地。

    她們先是住到另一間客棧,姚喜帶人去估衣鋪采買,更衣后,也沒退房,只跟伙計說出去辦事,然后就步行離開,走沒多遠就各自散開分頭行動。

    直到城門處再會合,會合時,姚喜駕了輛車來,黎晨曦等人魚貫上車,然后出城去。

    這一連串看似行云流水的行動,直叫跟梢的鴿衛們看得好生佩服。

    “人材啊!真是人材!要不是咱們早知她們要作妖,早早盯得死緊,只怕還真會讓她們逃脫了去。”

    “可不是,不過這可不是那位黎名醫的功勞,而是那個叫什么來著……”年約三旬的中年漢子撓著腦袋問。

    “叫秀蔓,這個丫頭好,機靈巧變思慮周全,還忍得住不出頭,全讓那個叫姚喜的出風頭去了。”這隊鴿衛的小組長笑嘻嘻,一副好想挖角的嘴臉,讓其他人看了好想打他。

    “知道她好也沒用。”一個形似鄰家大娘的鴿衛搖頭道,“她是黎晨曦身邊出來的,就算再好再得用,咱們也不能用。”可惜啊!

    小組長笑嘻嘻朝她搖搖手指頭,“咱們不能用她,沒事兒,可能把她做的事教下去,咱們的人能學以致用。”

    嗯,這話說的倒是有理。

    一伙人就這么綴在黎晨曦一行人之后,而另一頭,信息部的人和侍衛們還昏著呢!負責盯他們的鴿衛和鷹衛坐在梁上吃吃喝喝邊盯梢,這一吃喝,又兼打了個盹,一瞧,喲嗬,還沒醒哪!

    就見客棧的伙計們來了,瞧著這一群男男女女躺著地上,趴在桌上的不成樣兒,就齊齊努力把人扛回屋去,誰知去到他們屋,得,這是著賊了不成?東西全都被翻得亂七八糟哪!

    這客棧的人哪扛得起,報官,得趕緊報官去。

    一報官,衙門來了人,一看,不得了了!這些人可都是皇帝救命恩人黎名醫的侍衛啊!侍衛們在此,那黎名醫呢?咋不見了呢?

    再一看,各個屋里全被翻得亂七八糟,問伙計可有損失,伙計們哪曉得,搖頭不知,衙差們只能往上回報。

    趙國國都的京城府尹也不是省油的燈,來了現場一看,派人去清查各家藥鋪,很快就查出來,之前黎名醫的丫鬟南菊曾重金收購了一顆迷藥,再把賣藥的藥鋪大夫找來聞了聞,確定這些人全是被那顆藥藥倒的。

    不消說,這南菊肯定有大嫌疑,只是她為何要這么做呢?

    黎晨曦她們走時,已將露凝來信帶走,而且臨走前還搜了侍衛們及信息部眾人的身,就連他們的財物都沒放過,又怎會放過宇國宮中來信呢!

    所以衙役們是一無所獲,想問話,偏這些人還在昏迷當中,府尹有些急,皇帝為此還召他進宮問話呢!不趕緊破案,把黎晨曦找來是不行的。

    反正現在天氣漸熱,他就讓人潑醒他們,誰知藥效太好,根本沒用,只能老老實實的等著他們藥效退了醒過來。

    而黎晨曦一行人,也不知該說她們運氣好還是不好了!她們是順利離開了國都,可是在出城時,一時沒注意從北門出城,一路走一路往北,跟在她們后面的鴿衛們都有些無奈了。

    “你們說,她們這是故布疑陣呢?還是真的迷路了?”鄰家大娘鴿衛摸了摸鼻子,她這兩天有點傷風,鼻子有點癢。

    “我看都不是,應該是那個叫秀蔓的,一開始就想往北邊去。”小組長想想這些天,那個叫秀蔓的舉止后,下了定論道。

    幾個鴿衛好奇的望著他,小組長笑了笑,沒再說話,只見前方那一輛馬車緩緩進入前方小城,城門后有人接應,眾人大奇,忙跟上觀看。

    只見那叫秀蔓的丫頭出來,跟來人說了幾句話,然后引馬車跟那人走了。

    “怪了,她說的是北晉北地的方言。”

    北晉大部人說的,都是中州大陸常用的官話,也是天盛帝國傳下來的官話,而北晉北邊有幾支蠻族,他們說的就是北地方言。

    鴿衛們聽不懂,只得急急傳訊,召就在附近的鴿衛過來支應。

    不久就來了三個人,其中有一人會北地方言,他們大家就掩護他,由他負責深入查探究竟。

    當晚,那人就回來了,只見他凍的臉都青了。

    “那個叫秀蔓的,原是北地一蠻族親王的私生女,親王對黎晨曦一見鐘情,可惜黎晨曦對他并無好感,他就對那丫頭說,要是她能把黎晨曦拐回來給他當王妃,他就把她記在黎晨曦名下做嫡女。”

    蠻族親王是喳客啦族族長的親弟弟,兄弟兩一母同胞,關系很好,族長很疼愛弟弟,因此給他娶了族里富人的女兒,富人很有錢,牛羊馬陪送了上千,可惜他閨女其貌不揚不說,還性情暴烈,親王英俊瀟灑又多情,內寵甚多,私生子女也多。

    秀蔓就是其中之一,她娘就是被多金王妃給活活打死的。

    她自小就很聰明,她娘很疼她,雖是女奴,但原本她也曾是一族貴女,可惜在她十三歲的時候,被渣客啦族給滅了,她娘就由高高在上的貴女淪為女奴。

    幸而生得貌美,被親王相中收為內寵,也因為如此,被多金王妃記恨上。

    初時她懷著身孕,王妃不敢對她明著動手,只敢苛扣她的吃食,秀蔓出生時,因胎里沒養好,干瘦得連哭都沒力氣。

    親王內寵越來越多,王妃火氣也越來越大,她要針對的人太多,沒空搭理她們母女,畢竟生的是女兒,又不是兒子,日后不會影響到她兒子的權利。

    她們母女就這樣在夾縫中求生存,只是這樣的好日子終究不長久,其他被王妃針對的人,見她們母女雖慘,卻不被王妃針對,不由來氣,便設計把秀蔓的娘推到了王妃面前,將一些事推到了秀蔓娘的頭上。

    王妃根本不會去查核,既然有人頂罪,很好,那就去死吧!

    秀蔓就這樣看著她娘被活活打死,自己卻無力援救,更無力反擊。

    之后一年,她便跟在那個設計她娘去送死的寵妃身邊,努力的看著學著,小組長他們贊許她思慮周全,卻不知,曾經的她,只要思慮不周就只有死路一條。

    為了不想死,她努力學習,一邊用寵妃名義,將多金王妃張狂的一面,悄悄的散布出去,族長給弟弟娶這媳婦,是想要她爹的財產,可從沒想讓她轄制親弟。

    開玩笑,他弟可是親王,這個王妃的尊榮全來自他弟,她怎么可以凌駕到他弟頭上去了?

    打殺幾個奴仆,這在族長看來,不過是件小事,誰還沒有打殺幾個奴隸過呢?可是拿這事來轄制他弟弟,那就不行。

    族長這里就派了親信嬤嬤來訓斥弟媳,多金王妃這輩子何曾受過這樣的氣,被個奴仆壓著頭罵?!

    就算此人代表的是族長,也不行啊!這口氣對老嬤嬤不忍也得忍,把人送走之后,她就發作了!查家里誰人將這事捅到族長那去,這一查不得了了,不止族長知道,外頭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莫怪人族長忍不了要派人來罵她,就是她親爹也受了連累啊!

    王妃更火了,查,要查究竟是誰把消息流出去的。

    寵妃就這樣被推到了王妃面前,秀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年寵妃把她娘推出去替她頂罪,現在她就把寵妃推出去,替自己的作為頂缸,挺好的不是?

    然后王妃就被暴怒的親王給滅了!當然,她的嫁妝和她爹的產業,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流入親王和他哥的手里。

    秀蔓便此事要求,親王承認自己的身份。

    親王就派她去黎晨曦身邊,伺機將人給帶回來。

    有宇國名門還是名醫做親娘,秀蔓覺得這是件劃算的買賣,于是她就做了。

    黎晨曦萬萬想不到,秀蔓這個看似不起眼的丫鬟,竟然如此膽大包天,公然挾持自己,可笑的是,自己一個幾十歲的人了,竟然拿她毫無辦法?

    “怎么辦?就這看著她被帶往北晉?”大家問小組長,小組長撓撓腦袋,“等我送消息給教主,看她怎么說。”

    因為用了加急,所以黎淺淺三天后的清晨就接到消息了,她拿著信愣了好一會兒,鳳公子難得看她這樣子,問她怎么回事。

    黎淺淺也沒瞞他,一五一十的說了,鳳公子聽完之后笑了,“這有什么,讓他們順其自然吧!也許她的姻緣就在北邊呢!這樣也好,宇國的科技頗為發逹,我覺得可以和他們合作,不過要是他們君王知道,黎晨曦心里念叨著的是表舅,此事也許要生變。”

    不止女人有嫉妒心,男人也有的。

    要是讓君智知道,黎晨曦不進宮為妃,是為了黎漱,興許好事會變壞事,可這事能怪黎漱嗎?不能吧?要知道黎漱差點被黎晨曦主仆害死了呢!

    黎晨曦失蹤,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君智知道始末之后,大概會把氣出在南菊身上,誰讓她是唯一一個被黎晨曦扔下的人呢?

    王后手里有當時出事詳細內情,她肯定不會放過南菊的。

    至于那些侍衛,只是被藥倒,而不是無聲無息被殺,就該慶幸了!

    而信息部那些人,他們比較倒霉,大概會被追究,黎晨曦之所以會逃走,是不是他們走漏了消息所致?

    不過這些,都不是黎淺淺他們要擔心的了,他們現在要擔心的是,雨季將至,貨棧何時完工啊!都知道張長老的業務能力很強,可真不知道這么強啊!

    貨棧還沒建好呢!貨就已經一批批抵達,得趕在雨季降臨之前,趕緊的把貨棧興建完畢,好讓這些貨物能入棧啊!

    麗陽城這里在搶時間興建貨棧,小城那頭也在搶時間,要趕在宇國侍衛們追來之前,把黎晨曦帶回族里去。

    黎晨曦的藥箱在秀蔓手里,只要黎晨曦露出一絲不愿,秀蔓立刻毫不手軟的給她下藥,被藥倒一次之后,黎晨曦總算體會到一些,當年黎漱的感受了。

    而姚喜她們與黎晨曦一起被藥倒之后,就被秀蔓反手給賣給人販子了。

    這讓黎晨曦醒來之后,備感無助,她身邊沒有任何可信可用之人,秀蔓可不慣著她,黎晨曦有生以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她不會穿衣,不會梳頭,她就是朵嬌養的名花,日常瑣事全不用自己動手,現在,全要自己來,她哪做得來啊!

    秀蔓覺得她一個親王女,自小就是這樣子長大的,憑什么黎晨曦那么大一個人做不來呢?于是黎晨曦開始過上了衣裝不整的日子,傾國傾城的容顏頓時折損了一半。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