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詭三國 > 第1596章 一個金人夢

第1596章 一個金人夢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縱然是驃騎將軍,也不可能天天穿盔甲。雖然說古代的斤兩似乎都有些缺斤少兩的情況,但是一直穿在身上也是不舒服,主要是肩頭和腰部承擔了大量的重量,長期如此,自然會造成筋骨勞損。

    穿越這個活,并非想象當中的那么美好。

    斐潛現在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左肩胛骨附近就常常有些酸脹,活動的時候微微有些嘎啦嘎啦的細碎響聲,在天氣變得寒冷或者是變得潮濕的時候,會覺得脹痛,活動也不怎么方便。

    這,多半是風濕了。

    可是就算是風濕,要怎么治療?

    就算是在后世依舊不好治,何況是在漢代。這種情況,就跟世家士族的病一樣,日積月累之下,便有些運轉不靈了,但是要治,卻也是不好治。

    斐潛抖了抖新外袍,斜斜的靠在坐墊上。又摸了摸腰上新綬帶,將其擺到一旁。

    這幾天確實有些疲憊,太多的應酬和交際非常耗費一個人的精力,得了空暇下來的時候,斐潛真的什么都不想考慮,就是腦袋放空最舒服,但是往往又松不下來,仿佛依舊是慣性在運作著一般。

    階級這個東西,基本上來說,只要人類還有欲望,就不太可能消除,只會從明顯轉入隱晦,從野蠻變化到文明。換句話說,就是最開始直接生吃活吞的奴隸制度,到往后就懂得稍微加熱燒烤一下的封建王朝,然后繼續變成加上了配菜和花邊,精雕細作出來的資本合同……

    儒家上下整個結構,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這其實是一個浩瀚的大工程,在這個工程當中,有許多絕冠一時的人物不停的在給這個工程之內添磚加瓦,最后形成了一個固化階級的模式,然后又挖通了兩三個狗洞,高聲宣揚給世人,進來吧,此處便有榮華富貴!

    后世之中為何文人不遺余力的詆毀武將,甚至不惜賭上國運家運也要搞死武將武勛等人,就是因為這些武將不是從狗洞當中鉆進來的,這些家伙是跳窗戶進來的!

    若是給這些家伙帶壞了榜樣,一群人全數都要抄梯子跳窗戶,那還怎么玩?

    越往后,在屋子里面的人越多,就越不允許別人通過其他的方式進來。

    因此,走科舉制度,是否真的就是好選擇?

    斐潛用手輕輕敲著桌案,篤篤篤的,像一個啄木鳥,企圖敲出找出桌案之中的問題來。

    “啟稟驃騎,”黃旭走了過來,一本正經的拱手說道,“龐使君來了……”

    斐潛翻了翻眼皮,說道:“你也皮了啊!讓士元進來……”

    黃旭嘿嘿笑了兩聲,轉身退到一旁。不多時,龐統便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吭哧一聲在斐潛旁邊坐下,然后拖拽了一個坐墊也學著斐潛一樣往身后一塞,舒坦的長長出了一口氣,“舒服啊……”

    “怎么樣?”斐潛沒看龐統,仰頭看著天空上飛過的幾只鳥雀,心中捉摸著這是喜鵲還是麻雀……

    “哈哈,真有一個青龍庵……”胖桶,呸,龐統提起這個事情,倒是有幾分興奮,說道,“起初沒注意,結果派人去找了找,還真找到一個,就在樂游原上!”

    漢代長安和唐、明長安的位置不太一樣,甚至和之前東周列國時期的什么鎬京之類的也不在同一個地方。

    “這個青龍庵是個叫……叫什么……哭去啦?”龐統嘿然道,“什么怪名字,說他是從雒陽白馬寺得了什么……假爺魔頭?一聽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反正差不多吧,什么傳承的,在那邊搭了個草庵修行……看樣子黑黑瘦瘦的,倒也老實,像是被那個什么魔頭騙了估計……”

    什么假爺魔頭?

    斐潛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還伏地魔呢!

    “白馬寺?那就不是什么假爺魔頭了,而是應該叫迦葉摩騰……”斐潛哈哈笑道,“四十二章經啊!你沒看過吧?不讀書,真是可怕啊……哈哈哈……”漢明帝時,遣蔡愔等十八人為使,到大月氏國求佛法,永平十年(公元67年)請得迦葉摩騰和竺法蘭二僧,用白馬載著佛像和經典來到洛陽。次年,建白馬寺,也就算是華夏最早的佛寺,代表著佛教正是傳入華夏。

    “什么?”龐統怒道,“還有某沒有讀過的經章?怎么可能?!”

    “……辭親出家,識心達本,解無為法,名曰沙門……常行二百五十戒、進止清凈,為四真道行成阿羅漢……”斐潛回想了一下,便念道,“……阿羅漢者,能飛行變化,曠劫壽命,住動天地。次為阿那含,阿那含者,壽終靈神上十九天證阿羅漢。次為斯陀含,斯陀含者,一上一還即得阿羅漢。次為須陀洹,須陀洹者,七死七生便證阿羅漢……這四十二章經在鹿山之下有的啊……莫不成士元沒看?”

    “我怎么可能沒有看!”龐統站起,叉著腰說道,“鹿山之下每一本經章某都看過!某當年看過的經章,皆以車計之!所看經章,皆過目不忘!”

    “那么……剛才我說的是第一章,第二章寫的是什么?”斐潛微微笑著,撐著腦袋,慢悠悠的問道。

    龐統吭哧了一下,沒能吭哧出來,呆立了片刻,重新坐了下來,“好吧……說實話,我真沒詳細看過……你說那個寫的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還七生七死,來啊,到我面前來,我殺他七次,便直接送他去那個什么……什么來著?啊籮筐?都是胡編亂造的,一眼假,又寫的那么水,哪里值得看……”

    斐潛哈哈大笑。

    看一章就覺得水有什么稀奇,還有看了一千多章還是個見習的呢!

    “其實四十二章經里面,林林總總,說了很多,但是只說了兩個字……”斐潛笑著說道,“便是‘戒、欲’二字……”

    “戒,欲?”龐統皺起眉,咯有所思。

    四十二章經有人說是大乘派的,也有人說是小乘派的,但是實際上都不是,這只是告訴世人,要怎樣持戒、忍辱、斷欲、精進、觀空等事,要怎樣進行修行。所以后來有人將這一本書和另外兩本,即《佛遺教經》、《八大人覺經》合稱之為《佛遺教三經》。

    書要讀薄。

    龐統當年歲數較小,又愛鬧愛動,自然對于這種寫的云山霧罩又是叫人清心寡欲的章經讀不下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龐統或許也是看了,但是沒記住,或者是當時根本就不想多花腦力去記這個,但是斐潛不太一樣,他會將書讀薄了……

    將書讀薄了再去記,就會很好記。

    就像是四十二章經,一開始就是介紹一下什么是沙門,然后在講沙門有什么好處,接下來自然就是講怎樣修行沙門……

    其實沙門不僅僅是佛,也不單指和尚,而是包含了許多,但凡是出家修行追求解脫的方式方法的,都可以稱之為沙門,而佛法只是其中一種。

    “戒欲啊……”龐統點點頭,又搖搖頭,然后嘆息一聲,說道,“如何能戒?如何可戒?世事紛兮難自持,家國破兮皆貪欲……”

    斐潛點頭說道:“故而顯宗之時,方推此書此術……不過么……”

    顯宗是漢明帝的廟號。

    漢明帝時期,一切遵奉光武帝既成制度。對內提倡儒學,注重刑名文法,為政苛察,總攬權柄,權不借下。嚴令后妃之家不得封侯干政,防范貴戚功臣勢力。對外致力消除北匈奴的威脅,命竇固帶兵征伐,令班超出使西域各國,設置西域都護,維護漢王朝的地位。

    漢明帝及其子,漢章帝,兩任漢帝時期,史稱“明章之治”。

    “說到這個四十二章經啊……”斐潛也坐直了一些,說道,“倒是讓某想起了一些事情來……”

    不是那個什么小寶,而是漢明帝。

    讀書也要讀厚。

    “顯宗在位之時,招撫流民,救濟貧農,興修水利,使得吏治清明,境內安定,民安其業,戶口滋殖……”斐潛說道,“如此,顯宗可稱明君矣……然為何推崇此文?”

    正像是龐統所說的一樣,一開始接觸這個四十二章經的人都不見得會對于什么果味,咳咳,果位有什么太直觀的味道認知,更不用說什么要死了一次才能晉級,還有的要死七次才能升級的標準有什么認同度了,所以作為一個在政治、軍事、外交上面都有著不菲的成就的漢明帝,為什么會托夢金人之說,來搞一個四十二章經?

    龐統沉吟著,說道:“主公之意是這個章經……另有所指?”

    斐潛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

    金人之說恐怕是個托詞,反正夢里的事情,說有就有,說沒有也就沒有。漢明帝說做了個金人的夢,自然也就要有了來處,因此就引出了所謂的西方佛教。但是在這里卻有些牽強,為什么金人就不能是原有的本土道教,亦或是什么上古大神?

    伏羲,神農,難道就不能金光閃閃?

    太上三清就無法發出亮光?

    黑帝就算了,其余四個帝難道就沒有太陽能發電功效?

    甚至是光武帝想家了,回來轉悠一圈,看看家人孩子什么的,不行么?

    可以提供選擇的太多了,卻偏偏說極西之地有佛教?關鍵是漢明帝一聽了,立刻大喜,然后就著手派人去尋找了……

    現在斐潛想著,怎么都覺得里面充滿了太多的味道,特別是在永平八年從雒陽出發踏上求經之路,然后永平十年就順順利利的帶著“金人”和佛經回來了。

    這個效率,明顯比唐朝的什么和尚更快更好!唐朝還是從長安出發的,路途上應該還短了一些呢!

    龐統皺眉說道:“莫非是……顯宗感歲月不多,求仙無果,便轉投這個什么金人之道?”

    斐潛思索了一下,說道:“也有這種可能……不過,這個時間上說不太通……縣宗在位十八年,只用了一個年號,而且關鍵是顯宗派人出去的時候才三十多歲……三十多就想著要榮登仙位的事情了?會不會太早了一些?”

    龐統一愣,點頭道:“這倒也是……”二十三十歲體力什么的正值青壯之時,四十五十才漸漸的覺得身體衰敗,生命流逝,這是很正常的。漢代平均壽命四十,并不是代表著所有人進入四十了就呈現衰老之態,而是因為漢代也經常打仗,同時作為民間基數的百姓生活條件也和皇帝士族不能相比。

    普通士族之中活到七八十的,漢代也是大有人在。

    所以按照正常來說,漢明帝求神求佛的時間不怎么對,或者說,漢明帝在這個時間求神佛,并不是為了自己的長生……

    那么,是為了什么?

    “川蜀有個金牛道……”斐潛輕輕敲擊著桌案,思索著,“顯宗之意,莫非是取金牛之法?名為取佛經,實為取西域?”

    龐統一拍手掌,說道:“如此倒是說得通了!永平十年取來金人,永平十五年,奉車都尉竇、駙馬都尉耿率兵駐屯涼州,十六年便有竇耿等分四路出酒泉,又有班定遠出西域,收得五十國!”

    斐潛也是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倒也是……不過若是顯宗只求金人之法得進西域,便只需要談金人足矣,又何必再行此四十二章經?”

    “這個……”龐統翻了翻白眼。

    歷史就像是一個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但是這只是看起來,若是剝開外袍,卸下了濃厚的亞洲邪術之后,鬼知道里面是真的大喬小喬,還是喬蘿,亦或是干脆是某C某墨啊?

    “主公,”龐統啜了個牙花子,略有些頭疼的說道,“這個……跟我去找的青龍寺……有什么聯系嗎?”

    “哈哈,還真的有……”斐潛大笑著,“別的不說,士元有沒有發現,這個事情竟然和我們現在準備做的有些相似么?”

    龐統張了張嘴,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不由得瞪圓了眼睛,比劃了兩下,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