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劫天運 > 第五千四百二十六章:自罰

第五千四百二十六章:自罰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這……好吧。”我只能是拿起了酒杯,和她一飲而盡,如果是大師兄,那她說的倒是不錯的,不過可惜我是夏一天,研究這九式奇招,反倒是為了獲勝的,當然,現在遇上這情況,我也不好拒酒。

    其實陸仙兒的心情是壓抑的,我當然知道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歷經這樣的絕境,內心世界會有多混亂,上山那么多年沒有下山,卻未曾想父母送出門那一刻已經是永別了,這多少讓人唏噓。

    所以陸仙兒也需要喝酒,正所謂一醉方休,就算不能達到解千愁的目的,發泄多少不平,那也能讓自己舒服一些,隨后再想著怎么做好了。

    “大師兄……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永遠可能都打不贏師父了?”然而三杯酒過后,陸仙兒臉上已經全是悲觀了。

    “不可能的,只要不斷的變強,不可能打不過的,要不然我們修煉學藝來做什么?”我苦笑道。

    “那若是十年不行,百年都不行,那我們修煉來又做什么?連自己父母之仇都不能去報……”陸仙兒眼淚嗖嗖落下來。

    “放心吧,這件事大師兄也給你背負起來,你的血仇亦是我的血仇,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觀?”我連忙說道,而這時候陸仙兒感動的握住了我的手,破涕為笑的說道:“只有大師兄對我最好……”

    陸仙兒這么靠近,也讓我在火焰余光中瞅到了她此刻臉上的粉黛,這小師妹確實很美,美得讓所有人都有種要仰視的感覺,而今這么靠近我,在彼此喝了些酒后,難免也會曖昧起來。

    當然,作為大師兄,我肯定是不能做出什么事來的,畢竟按照嘗劍君的劇情,就算是我最后會和陸仙兒結婚,可能也不過是為了離開的一個借口而已。

    想到這,我也不相信陸仙兒會如何,而且現在太過靠近,是因為不再討論劍法,所以我也干脆說道:“仙兒,你可知道師父的九式奇招都有些什么?最后一招叫做什么?”

    給我這么一問,陸仙兒果然回過神來,也知道自己靠得太近了,就說道:“我當然知道,每一招一式我都知道,不過卻不知道該如何破解,甚至師父也把總綱口訣,還有施展的法則告訴了仙兒,可學會和破解是兩碼事,大師兄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你有總綱口訣?”我吃了一驚,陸仙兒笑嘻嘻的說道:“以前我不屑于去學,覺得自己和大師兄一同想到的劍法,才是最適合的劍法,甚至也能敗天下劍仙……可現在想起來,這想法多少是幼稚。”

    “那當然,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快把這九式奇招的總綱拿出來給大師兄看看。”我笑道。

    陸仙兒點頭,但很快俏皮的說道:“大師兄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那得到了這九式奇招,就有破解之道了?但若是不能破解,那罰酒如何?”

    “罰酒?”我吃了一驚,這小姑娘倒是有點咄咄逼人,不過有了口訣劍法,還有破不了的招是不可能的,嘗劍君這么溺愛這陸仙兒,現在估計要倒大霉了。

    “不錯,也不罰多,若是能夠破一招,仙兒就喝三杯,若是限定時間內破不了,那大師兄就自罰三杯,如何?”陸仙兒笑道。

    “那你恐怕要喝二十七杯了。”我打趣說道,但陸仙兒卻噗嗤一笑,說道:“胡說,九式奇招總訣只有八式,最后一式根本就沒有寫,所以最多我們也只能試出八式來,而就算仙兒都輸了,那也不過二十四杯。”

    她這么一說,我頓時愣住了:“只有八式?那最后一式難道不存在么?”

    “不是,師父他說過,這九式奇招其實也確實是九式,不過方寸劍道的祖師爺為了讓后面傳承劍法的弟子不失去初心,故意留白把最重要一式刪減掉了,除了讓后續弟子們都生出努力來嘗試,其實也何嘗不是一種考驗?所以這第九式,因人而異,各有不同,就算是師父的第九式,聽說也是和前任不同的……這也是我之前從他口中問出來的。”陸仙兒說道。

    我心道這方寸劍道果然厲害,為了讓弟子后繼有人,居然干脆的刪掉了第九式。

    “這樣也好,若是一代代的傳承下來,大家都覺得自己創造得好,那豈不是就變成了十式、十一式、一百式什么的了?正所謂精簡之道,這方寸劍道做到了極致,只要每一位掌門接位都少一招,終其一生也就是要研究出第九式來,而斗劍不需要多,九式便夠了!這絕對是聰明的辦法。”我不免贊嘆前人智慧,當然,這樣一來大家就不知道嘗劍君第九式是怎樣了。

    而且看著他故意藏著,就是不想要輕易施展出來,恐怕只有把他逼絕境,他才會使用第九式了。

    看到了九式奇招的總綱后,我頓時貫通了之前在冥想中演化出的九式,同樣也努力的演習這九式奇招的攻擊風格,當然,最重要的是要破解它,否則喝酒的就變成我了。

    “這九式奇招的第九招,仙兒也不是沒問過師父,但不知道師父當時想什么,隨口說了四個字,好像是‘無招可破’,隨后就不說話了,也不知道第九式叫做無招可破呢,還是第九式沒有招式可以破,反正師父是肯定有第九招的,那我們怎么可能打過他……”陸仙兒一臉苦嘆。

    我笑了笑,說道:“方寸移位、劍氣壓制、劍位點線這三式我已然破解了。”

    “啊?不可能呀,那仙兒豈不是要喝九杯酒了?”陸仙兒驚訝的看著我,想都不想就去拿酒,我暗道你這得多信任我?我要是騙你的,那還有回旋余地?

    所以我連忙壓制了她,隨后說道:“其實這九式奇招或者根本沒有破解之道,相對而言要破解它,恐怕還得同樣使用九式奇招去拆解,而這總綱里面,多是凝聚濃縮劍氣于一點,至于招式都以此延伸出來,所以才導致了不同弟子有不同的九式奇招,那我們也可學這九式奇招,這恐怕才是破解之道,所以就算是破解了,其實也是沒破解,大師兄自罰二十七杯好了。”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