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戀歌為你獨唱 > 第3615章,她太招搖了

第3615章,她太招搖了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昭禾揚起下巴,看著頭頂的一片朗朗青天:“那請問,我剛才問你們的那些,你們如何回答?”

    警方紛紛閉嘴!

    面對昭禾剛才嚴密的步步緊逼,他們……無法回答!

    鄉親們一片片的議論聲此起彼伏,都在說昭禾這個小娃娃實在是不得了!

    屋子里終于傳來哽咽聲,李超的母親跟媳婦全都沖出來,越過了眾人雙雙跪在昭禾的面前。<a href="http://www.whtxt.comhttps://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whtxt.comhttps://www.kan121.com</a>

    李母抱住了昭禾的腿,痛哭道:“昭禾啊,大娘求你了,給超兒伸冤啊!”李超媳婦也哭著道:“昭禾,我求求你,我不相信李超會自殺,我不信!李超前陣子還跟我說,清禾要上大學了,等清禾走后我們把程家阿奶跟你接來一起住,他會好好孝

    敬程家阿奶。他都有了這樣的打算,他如何能自殺?”

    昭禾瞧著這對婆媳,眼淚再一次落下:“李大娘,嫂子,你們快起來,我真的受不起!”

    鄉親們都是淳樸的老實人,見她們孤兒寡母確實可憐,紛紛開始插嘴——

    “昭禾,你就給瞧瞧吧!你、你跟清禾一樣,都會摸骨啊?”

    “就是,好歹也是條人命,干脆就查查,實在不行再定案也不遲啊!”

    “昭禾,你幫著人家查查吧!”

    一時間,眾人紛紛盯著昭禾。

    村長有些氣惱地望著她:“你瞧瞧,你是不是就為了炫耀你也會摸骨?但是萬一什么都沒查出來,還耽誤了下葬的時辰,那可是不吉利的事情!這個責任,你要承擔嗎?”

    村長的屢屢阻撓,讓昭禾有些費解。

    而村長的話看似在說昭禾,實則也在說鄉親們。之前勸昭禾的,也都不再勸了,萬一真的什么也沒查出來,這么熱的天,尸身如果放壞了,那按照民間迷信的說法,對死者的靈魂、對死者家屬,都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

    。

    這個責任,他們還真是付不起。

    昭禾眼珠轉悠了小半圈,忽而望向警方的人,稚氣的小臉上布滿了淚痕。

    她哭的梨花帶雨,乍一看,小模樣特別可憐:“我之前說話多有得罪,也是心里著急,可是人命關天,還請諸位幫幫忙!

    我雖然會摸骨,卻也是些江湖手藝,不比你們常年辦案的有經驗。

    咱們一起合作,盡快給弄清楚了,也好、也好告慰亡者的在天之靈啊!”

    此言一出,李大娘跟李超媳婦都愣住!

    是啊,不是昭禾不樂意幫,而是警察不樂意查啊!

    如果警方一口咬定是自殺,那昭禾查了也是白查!

    李大娘渾身一顫,調轉方向猛然朝著一個警員的跟前撲了過去!

    她跪在那人面前,雙手抱住那人的腿,嚎啕大哭,邊哭邊求:“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青天大老爺啊,幫幫我兒子查查清楚啊,可不能就這樣讓兇手逍遙法外啊!”

    李超媳婦還跪在昭禾面前,本想隨著婆婆一起改跪警察。

    誰知昭禾忽然彎下腰來扶她。

    昭禾看似是扶著,卻在她耳邊小聲說著:“你去跪村長!”

    李超媳婦聽昭禾的,剛起身,又朝著村長的方向跪下去,抱著村長的腿不撒手:“村長啊,我求求你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孤兒寡母吧!我求求你了,我給你磕頭了!”

    一時間,警方跟村長都被拖住了。

    昭禾就安安靜靜地等著。

    下午三點鐘的太陽,灑落一院子,卻只有最為瘦小的這抹身影,光芒四射。

    村長急的渾身是汗,這么多雙眼睛瞧著,又不能踢人,他的面色難看至極。

    然而,年輕警員們紛紛動搖,帶著期盼地望著他們的小領導。

    那位年長的警官面色嚴峻,就是不開口,表現出的狀態跟村長不謀而合!昭禾等了會兒,終是擦擦眼淚,可憐兮兮地說著:“白老師剛送我姐去c市,還說讓我姐做白家的內定學員,畢業了去白家的醫院工作。我姐要是知道她前腳剛走,超哥就

    出事了,她如何能不傷心?”她的小手顫巍巍地從懷里掏出一個信封,哭著道:“這是超哥昨天給我阿奶送的三千塊錢,他知道我姐要上大學了,所以資助我姐的錢。可是我阿奶知道他家也不容易,讓

    我過來還錢,沒想到,沒想到連最后一面都沒見上,嗚嗚~白老師~嗚嗚~白老師~”

    昭禾忽然往地上跌坐下去,傷心欲絕地哭起來:“白老師,你快把我姐送回來,快送回來,讓她看看超哥最后一面吧,嗚嗚~”

    村長的面色更加難看起來!

    那位警官也緊張地望著昭禾,問:“白灼老師嗎?他送你姐去上學?讓你姐做白家的內定學員?”

    白灼,那是上頭吩咐下來要照顧的人。昭禾苦兮兮地擦眼淚,點頭:“嗯,白、白老師說,將來還要帶我跟我奶奶一起走,還說要栽培我呢,可是我現在,嗚嗚~我連超哥的冤情都不能幫他平反,我沒用,嗚嗚

    ~白老師,我沒用啊!”

    警官立即上前,將昭禾扶起來,關切道:“好孩子,不哭不哭了。這件事情,我們確實有疏忽的地方,這就查!你說怎么查,我們就怎么協助你,怎么樣?”

    “張所長!”村長伸手去攔,卻被張所長自己擋開了,他望著自己的手下:“聽昭禾姑娘的話,全力徹查!”

    警員們齊聲道:“是!”

    事不宜遲,昭禾趕緊擦擦眼淚,指著不遠處的大狗:“那條狗萎靡不振,肯定是前一天就被下了藥了,那大狗就是證據!”

    人群里有人高高舉手:“我是獸醫!昭禾,這大狗交給我,你去看超兒去!”

    昭禾看清那人,是村里獸醫站的王叔,為人正直。

    她放心地點頭:“有勞王叔了!”

    言罷,她直接帶著警員沖回了存放李超尸體的屋子里。

    張所長望著村長,小聲道:“你跟我來車里,我有話跟你說。”

    村長趕緊跟上去。

    兩人進了車里,車門關上。張所長從車上的包里取出兩萬塊錢,還給了村長:“這事兒我幫不了了!這么多年,咱們合作的也算愉快,有些事我能幫就幫,但是這件事情張某真的無能為力!”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