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一世獨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只問今朝 不求來世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只問今朝 不求來世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青龍試練塔九層,凌千葉的尸體沾著鮮血碎滿了一地。

    他被林云一掌拍成了碎片,死無全尸,慘不忍睹。

    本來林云忌憚他魚死網破,已經放過他一馬,可這凌千葉卻絲毫沒有領情。

    求仁得仁,求死得死。

    也算他咎由自取!

    嘩!

    地上殘存的噬血魔陣,在凌千葉死后瞬間崩潰,下一刻變成了數不清的血色花朵。

    血色奇花在林云面前匯聚,散發著柔和妖艷的光芒,而后重新變成了一柄折扇。

    正是血月神教的傳承圣器,玄月扇!

    凌千葉能在瞬間布下一座圣級靈陣,靠的就是這柄折扇,這柄折扇確實有極為厲害的地方。

    換做旁人,可能就真著了他的道。

    可惜,他碰上林云,這柄折扇沒給他帶來好運,反而讓他丟掉了性命。

    嗖!

    林云伸手一招,將玄月扇握在手心。

    “做個人不好嗎?非要作死?”

    林云將折扇把玩一番,而后猛的一揮,一股星元化作火焰席卷四方。

    藏寶大廳頓時熊熊燃燒起來,等到火焰將所有殘渣燒盡,林云再一揮手,大廳重新變得干凈起來。

    他要在此煉化神龍骨,對著滿地鮮血和尸體,肯定難免惡心。

    沒有著急去取神龍骨!

    林云盤膝而坐,雙目緊閉,雙手放在左右膝蓋上,龍凰劍訣悄然運轉。

    伴隨著龍凰劍訣的運轉,星元海上的龍凰劍氣全都動了起來,下一刻充斥全身來回呼嘯。

    嘶嘶!

    一縷縷黑色的煞氣,被林云從體內煉化出來,進而從毛孔中散發出去。

    魔鼎最后吞回林云本來的修為時,還吞噬了不好凌千葉的本源修為,其中有許多血煞存在。

    血煞對魔道武者有裨益,對林云來說百害無一利,自然是提前祛除比較好。

    一旦在體內扎根,就會變得相當麻煩了。

    半刻鐘后,林云睜開雙目,他一雙黑色的眼眸重新變得清澈明亮。

    “該去取神龍骨了。”

    林云緩緩起身,朝著青玉石柱上,石柱上青龍神骨靜靜的懸浮在上方。

    他神情感慨,面色復雜,內心深處卻顯得異常平靜。

    為了這一節神龍骨,他等待太多,也付出太多。

    不說以前,就說在殘龍星界,便被天鳩當孫子一樣使喚過。

    受過多少冷眼和嘲弄,可這些林云都忍了下來!

    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負,這一切終究還是值得的。

    當徹底靠近青玉石柱后,林云面色有些緊張,他深吸一口氣,而后緩緩伸出手將青龍神骨握在了掌心。

    轟!

    神龍骨握在掌心的剎那,它所釋放的青色光芒,以及磅礴龍威盡數收斂。

    外表變得極為普通,除了較為沉重,以及它本身烙印的古老神紋外,瞧不見任何特異之處。

    拿到了!

    費盡萬般辛苦,受盡諸多冷眼,念念不忘幾成魔障,神龍骨終究還是被林云拿到了。

    當神龍骨被林云握住的剎那,本來在試練塔其余幾層修煉的諸多神丹首領,都感受到了一股排斥之力。

    第一星使天鳩,血雨樓秦岳,七絕宮裴安,魔煞宗閻懸,百鬼門陳魁,以及幽冥殿慕容晨全都被挪移了出來。

    按照常理來講,他們至少還能在試練塔上待上四五天,才會被殘龍星界徹底排斥。

    可眼下全都提前出來了,被提前請了出來,一個個現身在隕石海中,神色略顯茫然。

    隕石海中,各大魔宗卻是一片沸騰!

    “出來了!”

    “幾大魔宗神丹首領都出來了,不知道誰拿到了青龍神骨!”

    “試練塔中取不得巧,估摸著還是慕容晨和凌千葉的希望較大,等等……怎么沒見到凌千葉。”

    很快,眾人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六大魔宗的神丹首領全都出來了。

    唯獨不見凌千葉!

    血月神教凌千葉,不在這群人的中間,這……

    眾人楞了片刻,旋即諸多目光,全都看向了血月神教的方向。其他人都出來了,就凌千葉沒有出手,青龍神骨落在誰的手中,還需要去想?

    “神龍骨被凌千葉拿了?”

    天星閣的生死境大佬,眉頭微皺,看向天鳩出言問道。

    天鳩面色變幻,眼中同樣露出狐疑之色,真被凌千葉拿走了嗎?

    可林天好像也沒出來?

    這到底怎么回事?

    若是以前,天鳩肯定想都不用想,林天沒出來那肯定是死在了凌千葉手中。

    可和林云交過手后,就有些微妙了,他甚至產生了一個連他都不太信的想法。

    林天沒死,死的是凌千葉!

    “你身上的傷怎么回事……”

    天星閣長老再度問道。

    天鳩答不出來,楞了半響,才道:“待會再說,我要突破龍脈境,還請長老替我護法!”

    他眼中閃過抹決絕之色!

    他有種直覺,林天還沒死,神龍骨可能已經落在對方手中。

    不管如何,試練塔中受過的羞辱,他肯定要還回去。

    “你這么著急突破龍脈境,可沒法誕生龍元?試練塔中究竟發生了什么?”天星閣的生死境長老,神色愈發狐疑,總覺得事情沒有看上去的那般簡單。

    沖擊龍脈境不是一件小事,想要在龍脈一重境就誕生龍元,也沒有那么容易。

    得徐徐圖之,倉促之下沒有任何可能成功。

    “我意已決!”

    天鳩不想解釋太多,直接閉上雙目,取出各種圣果和圣藥開始突破。

    短時間內想要碾壓林云,除了晉升龍脈,他沒有任何選擇。

    哪怕會因此無法在龍脈一重誕生龍元,他也認了!

    這口氣他忍不了!

    不止是他,從試練塔中出來的幾大神丹首領,臉色皆是陰沉的極為可怕。

    一言不發,直接就地突破。

    就連慕容晨也不意外,其他人還無法確定,究竟是誰拿走了神龍骨。

    可他心如明鏡,肯定是林天!

    凌千葉想要和林天耍手段,就是找死的行為,這人是他生平所見的最強妖孽。

    “凌千葉大概率死了,我要晉升龍脈,諸位長老替我護法!”

    慕容晨篤定的語氣,讓幽冥殿的幾名生死境大佬,一臉震驚。

    凌千葉死了?

    為首的中年大漢,眉頭微皺,看著已經閉上雙目的慕容晨沉吟不語。

    他名為裘宆,其修為和實力早已達到涅槃之境,涅槃之上闖過生死關就是圣者了。

    在場諸多生死境大佬中,以他的實力為尊。

    六大魔宗對天星閣的聯手行動,就是他出手策劃的,可眼下他卻有些看不懂了。

    試練塔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裘長老,怎么辦現在?”

    其他幾名生死境長老看向裘宆問道,他們現在也是沒什么主意。

    裘宆眼中閃過抹戾氣,冷冷的道:“不管是誰拿到了青龍神骨,都只是個小崽子罷了,老子費這么大力氣,可不想白跑一趟。讓他突破龍脈吧,他爭不過,我等不用有什么顧忌。誰敢拿龍骨,老子就要他死,沒必要在意不能對小輩出手的規矩!”

    通常情況下,即便是魔道武者,老輩人物對小輩出手也是忌憚。

    一來有失身份,二來會打破宗門的一些默契。

    可凡是皆有例外,他辛辛苦苦湊起來這么大陣仗,要讓他眼睜睜看著神龍骨被其他小輩取走。

    不可能的!

    利益大到一定程度,沒有誰在意所謂規矩。

    事實上不僅是他,其他幾大魔宗生死境大佬,皆有類似的想法。

    光是一根青龍神骨,就足以撕破臉了,何況還有其他至寶存在。

    在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猜想凌千葉是生是死之際,安流煙和蕭云對視一眼,各自眼中都難掩震驚之色。

    林云還沒出來!

    蕭云想要張口說些什么,安流煙面色凝重,手指伸到唇前,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同時眼眸之中,藏著深深的憂慮。

    ……

    青龍試練塔內,手握神龍骨的林云,并沒有想到外界已經掀起了莫大的波瀾。

    七大魔宗暗流洶涌,一場驚天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他看著手中神龍骨,眉頭微皺,他遇到難題了。

    之前一直在想著如何拿到神龍骨,可從未想過拿到神龍骨之后,如何將其融合自己的血肉之軀。

    最初的蒼龍寶骨,是蒼龍之主替他融合的。

    “大帝,你能幫我融合神龍骨嗎?”

    林云握著神龍骨,輕聲說道。

    遇事不決問冰鳳,不知不覺林云已經習慣了大帝的存在,這點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小冰鳳從紫鳶劍匣中飛出來,她身穿白衣短裙,一個轉身,盤腿坐在了青玉石柱上。

    她看著林云手中的神龍骨,漂亮的小臉蛋上,罕見的露出感慨之色。

    “怎么了?”

    林云問道。

    小冰鳳搖了搖頭,輕聲道:“這世間能難倒本帝的事可不多,融合神龍骨本帝自然是會的,上古年間,本帝就有賜過鳳骨給予一些仆人。只是……”

    “你不愿意幫我?”

    林云詫異的道。

    小冰鳳面色一寒,瞪向他,冷冷的道:“撤回!”

    林云自知說錯話,連忙道歉。

    小冰鳳哼了一聲,道:“你的龍骨是因為本帝這具肉身才失去的,就算你我沒有任何關系,本帝也會幫你融合神龍骨。你如此說話,本帝聽著可不開心!”

    “抱歉。”

    林云點了點頭,就算是情急之下,也不該說此話。

    他與小冰鳳的關系,早已不是單純的主仆關系,早已不是生死與共那般簡單。

    這話說的太生疏!

    小冰鳳見林云知錯內疚的模樣,笑道:“好啦,本帝不逗你了。本帝與你說了吧,世間萬物皆有因果,青龍神骨不會無端留在此地。本帝雖不清楚黃金盛世覆滅后的歷史,可種種跡象都說明,三千年前九帝絕不是憑空崛起,肯定與龍門傳承有關。”

    “蒼龍之主的傳承還好,與當今神龍紀元的因果不深,可這青龍神骨,本帝估摸著,你一旦受了,肯定會陷在九帝的因果當中。”

    林云沉吟道:“真有關聯?”

    小冰鳳道:“安流煙和蕭云都比你懂得多,難道你不知道,這龍門之主的位置,一直都有青龍一脈擔任。你還記得,白龍神殿墻壁上的白衣刀客嗎?”

    “自然。”

    “那人很可能是龍門的初代神祖。”

    小冰鳳沉吟道。

    “青龍神祖?”

    “沒錯。”

    “你見過此人?”

    “本帝沒見過,可聽說過許多關于他的傳說,當年上古神戰,我們要等人很可能就是他。本帝記憶有所缺失,可大概能確定紫鳶劍圣應該與他有莫大關聯,很有可能是他的傳承者……”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道:“這與我融合青龍神骨有關聯嗎?”

    大帝嘟嘴道:“自然是有的,本帝擔心,紫鳶這家伙很可能是龍門傳承的守關人。三千年九帝忽然得到龍門傳承,說不定就與他有關系。如今你煉化了青龍神骨,就徹底避不開這段因果了。”

    林云笑了笑,道:“想這些其實沒啥意義,我這一生,只問今朝,不求來世。若有因果,一劍斬了就是!”

    大帝面色變幻,看向林云的眼眸閃過抹異彩。

    只問今朝,不求來世。若有因果,一劍斬之。

    小冰鳳豁然開朗,忽然間笑了,好一個不問今朝不求來世,她堂堂屠天大帝都沒有這般氣魄。

    小冰鳳眼眸泛著明亮的光芒,她眨了眨眼,笑沉聲道:“你若愿意,本帝現在就為你融合神龍骨。不過你得想好了,九帝很遠,你大可豪言一劍斬之,但外面的七大魔宗可沒一個善茬!”

    林云目光沉靜,看向小冰鳳,吐出三個字:“我無懼。”

    說話之時,他藏在鞘中的葬花顫鳴不已,似乎在說,我亦無懼!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