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 第二千二百零三章:跟阿飄談戀愛(三十八)

第二千二百零三章:跟阿飄談戀愛(三十八)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只不過兩個人并沒有接觸到,洛淺淺就被一個懷抱抓住了,直接將她帶走了,沒有任何的遲疑。

    “歡迎我們的朋友。”司徒也是出現在了他們匯合低點的前面的高臺上,站在一旁俯視著北堂昱跟鐘霄堰。

    “什么情況?誰啊?我怎么看著他這么不爽?”鐘霄堰突然就是說到,神情間滿滿的都是寫著抗拒兩個字。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很差。滿身的血腥味,即便是干干凈凈,也是不能否認這個人一定是殺戮無數。

    想到這一點,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忽視這個人,只能死死的盯著他,生怕他做出什么行為。

    “一路趕來也是辛苦了,請坐,王的婚禮馬上開始。”眼鏡男看著鐘霄堰的神情流露出了幾分不屑。

    他,應該是最后一位抓鬼師了吧?所有的書籍秘籍都已經在他們這里了,而各個家族的人也是在北堂昱出事以后以各種理由召了回去。旁系雖然沒有被動手,不過只要有天賦的都已經被抹殺了。

    不過就經驗怎么去處置,那是王的事情,他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

    “北堂昱……剛才那個不會是王吧?你有把握嗎?”鐘霄堰蹙著眉,不知道為什么,他看著這個人總感覺他的眼神十分的怪異。

    “北堂昱?北堂昱……北堂昱!”發現北堂昱神情有些呆滯,他下意識的就是推了推,畢竟不管怎么說也不能在這種時候就損失戰斗力。該注意的人必須要注意啊!

    尤其是這個眼鏡男,那個眼神,他實在是沒有辦法完全忽略就是了。

    北堂昱猛地反應過來:“啊?”

    “你怎么了?發什么呆?保持精神,一會要救人啊!”鐘霄堰沒好氣地說道。

    在這種時候,就差那么遠的距離就觸碰到了的人,偏偏被帶走了,而且還是什么大婚,實在是沒有辦法完全的不在意啊!肯定是有關聯的。或者說……她是這個大婚的主角?

    北堂昱什么都沒有說,只是跟著鐘霄堰走到了一邊,完全是去了思考能力。

    那張面具下面的人為什么給了他一種到骨子里的熟悉感?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思考,就像是大腦都已經壞掉。

    而洛淺淺此時此刻也沒有好到哪兒去,他看著面前這個古色古香的房間還有著十分顯眼的嫁衣,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來人,梳妝。”

    她根本就動不了,只能任憑擺布。

    只是剛才,她注意到了北堂昱的僵硬。

    雖然面具男從抓起她把她扛起來到離開不過短短一瞬,不過,她還是注意到了。

    甚至于,她也注意到了北堂昱僵硬的原因不是她,而是面具男。

    為什么?難道是認識的?

    可是這張面具下面裸露的部分,跟那張撞了北堂昱的人的面具完全不同啊?也根本就不像。尤其是他本來就知道那個人是誰了的前提下。

    換上嫁衣,呆呆的看著鏡子前,那精致的沉重發冠,讓她根本就沒有辦法自由的活動,即便是不能活動也是能夠感覺到沉重。

    “你猜,你一會會不會后悔這幾天的行為?”面具男出現在鏡子中,輕輕地撩起她臉上的珠鏈,把什么東西塞進了她的嘴里,隨后才拔掉了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扎上了的金針,在她的脖頸落下一吻,聲音溫柔,聽不出其他的心情:“今天封印必破。”

    洛淺淺不解,卻也明白肯定是讓北堂昱他們來的事情成為了某種助力。

    只是就算是自己不主動,他們如果聯系了北堂昱,他不一樣也還是會來到這里嗎?

    “你想做什么?”

    面具男輕呵了一聲,把她頸上的玉佩拿下:“也沒什么,一會好好看戲就是了。”

    而在外面的鐘霄堰突然捂住了胸口,吐出了一口血,看著面前的血,臉色十分的蒼白。

    無緣無故吐血?這怎么可能!

    “……父母宮兄弟宮全部發黑,你家出事了。”北堂昱看著地上的血,下意識的就是看向了鐘霄堰的面相。

    鐘霄堰捂著自己的胸口位置,另一只手掐算著。雖然不能給自己不能給親人掐算,不過不代表不能給其他人,隨后臉色煞白:“鐘家怕是除了我沒人在了。”不然怎么會連管家都是亡故?

    審視著看向了臺上:“怕是不死不休。”

    “看來是東西都拿回來了,鐘少都感應到了。”看到鐘霄堰這般,眼鏡男卻是笑了出來,一臉的不屑對著身邊的人說到:“去給鐘少倒杯紅糖水,補血氣。”

    周圍的一圈老爺們都是笑了出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吐血了確實是應該補補。當然了,如果這紅糖不是因為其他的補血氣買的的話。

    “司徒兄,圓滿歸來。”大笑的聲音想起,一個粗獷的漢子出現在眾人面前,雖然五大三粗,但是卻是干干凈凈的,顯得也是十分的利落。

    “賢弟辛苦了,王已等候多時。”眼鏡男也是迅速起身,一副恭維的樣子:“賢弟既已經歸來,眾部聽令,開啟大陣,恭迎王!”

    很快的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下,霞光四起,而黑衣紅紗的面具男跟紅衣鳳冠的洛淺淺被抬了出來。面具男臉上沒有之前的那塊夸張的面具,而洛淺淺面無血色,目光呆滯,顯然是已經被刺激到了。

    而在他的身側,面具男的臉上戴著十分簡單的面具。

    在上了高臺以后,他腳步輕快,看著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絲毫沒有之前那種能夠把洛淺淺迅速帶走了的氣勢。

    “感謝諸位的協助,凡在場者,皆可獲得一份小禮物。”他說著便一手牽著洛淺淺,另一只手摘下了面具,走到了高臺邊緣,看著下面的兩個人,面色張狂:“北堂昱,還不歸來,更待何時!”

    北堂昱,還不歸來,更待何時!

    可是北堂昱身上涌起了一個漩渦,讓他動彈不得,而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在看到了那張臉之后就失去了掙扎的欲望。

    “別放棄抵抗。”洛淺淺突然恢復了神智,對著北堂昱叫道:“你不要忘了當年為什么入輪回!”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