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夜夜索歡:初婚老公,寵太深 > 第117章 身體一寸寸淪陷

第117章 身體一寸寸淪陷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一秒記住【<u><u>網   】,,更新快,免費閱讀!

    傅言殤避而不答,沉聲道:“過來。給你看點東西。”

    我一愣。

    這個男人,好像還是第一次主動讓我進他房間。

    可他要給我看什么?

    我心中沒來由的一陣緊張,可臉上卻沒表現出來,走到他面前。

    傅言殤見我在離一步之遙的地方站定,似乎看出了我刻意和他保持距離,皺著眉問我:“我是毒蛇猛獸,會吃人?”

    我只感到他不悅的情緒比在車上時更濃了,想想,又覺得他不可能因為我拒絕給他生孩子而惱怒,便反問道:“看東西難道需要緊密相貼?”

    傅言殤的眉心狠狠一蹙,像是被我噎住了,過了幾秒才拉開抽屜,拿出車鑰匙給我:“哪天我沒空接送你,你就自己開車上下班。”

    我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給我車鑰匙,講真,我剛出來工作的時候是拿了車牌,但從來沒有獨自駕車出行過。

    一是沒有車,二是覺得沒什么必要,何況和沈寒結婚后,幾乎每天都在各種家務活中度過。

    我看看車鑰匙,又看看傅言殤,“不需要。附近打車挺方便的,而且公交站也不遠。”

    傅言殤用不容抗拒的口吻對我說:“秦歌,若哪天我臨時有事,沒辦法和你一起去市郊看我媽,難道你要擠公交車過去?”

    “現在你是部門老總,下班高峰期像盲頭蒼蠅一樣擠公交、攔的士,很好玩?”

    “還有,市郊的治安不怎么樣,要是哪天你上了黑車,被人先~奸后殺,我可不會幫你收尸!”

    他的語氣一句比一句強烈,甚至還帶著點‘秦歌,你個蠢貨,沒看出來我在為你著想嗎’的味道!

    我被傅言殤的霸道氣場鎮住了,“你就不怕我駕駛不當,出點什么車禍?”

    “沒事,這幾天我有時間,可以坐你的車,親自指導你。”

    “……你確定?”我真懷疑傅言殤在考慮讓我當他的司機了。

    傅言殤盯著我,那眼神,狂亂灼熱到了極點:“當然。剛才去的路上玩手機,是不是很爽?我開車,你玩手機,秦歌,你可以啊!”

    我:“……”

    這男人,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小心眼了?

    傅言殤見我怔愣,拍了拍我的肩膀,特別大方地說:“晚餐我想吃燒烤,和上次的一樣。行了,你去做吧。”

    我懵了下,“又吃燒烤?”

    “你和厲靳寒吃一次,陪我吃兩次,有問題?”

    我看著他清冷的眉眼,不知道為什么,腦海里竟浮現他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我喜歡一個女人,我會在意她的一切……

    我使勁甩了甩腦袋,拒絕自己再去奢想不可能屬于我的感情。

    傅言殤似乎洞悉了我的心思,大手一抬,扣緊我后腦勺的同時,薄唇驀地吻住了我。

    他的舌尖綿密地勾纏著我,喘息間,溫熱的身軀已經壓了下來,熨燙我的每一寸肌膚。

    我禁不住一顫,理智告訴我應該推開他,可身體卻在他的攻勢下分秒沉淪。

    “傅、傅言殤……你放開我!”

    傅言殤盯著我的眼睛,“為什么拒絕生孩子?秦歌,我們是夫妻!”

    我沒想到他竟糾纏于生孩子這個話題,索性咬牙道:“孩子應該是愛情的結晶,可我們之間根本沒有愛情,別說我沒有生育能力了,就算有,我也沒想過跟你生孩子!”

    傅言殤瞳仁一沉。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話觸動了,反正身子一僵,沒有再侵犯我,可也沒放開我。

    “你不是個縱情的人,我也不是。傅言殤,你懂我的意思嗎?”我低低地說著:“經歷了今天在市郊醫院那些事,我才發現,我們之間其實有不少共同點。”

    “都被深愛的人背棄過,都有一個狠心的爸……可是我們終究不是同一類人。”

    傅言殤冷冷打斷了我的話:“你未免想得太多,別以為你很了解我!”

    話音還未落下,他便松開了我,黑著臉走出房間。

    我咬了咬嘴唇,上面還殘留有他的氣息,可我們的種種身體接觸,好像都是情緒作祟,來得快,消褪得也快。

    走到餐廳。

    我正要打開冰箱拿食材,可傅言殤卻搶先一步拉開了我。

    “在一邊待著。”

    他的臉色還是很陰沉。

    我沒反應過來他想做什么,“你干嘛?”

    傅言殤看都不看我:“煮飯。”

    “你剛才不是說想吃燒烤嗎?”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他徑直取了食材走進廚房,像是很不滿意我愣愣地盯著他似的,一板一眼的對我說:“我給不了你愛情,但可以考慮一下給你親情。”

    “為什么?”我就像徹底傻了一樣定在原地,想了很久,只想出一個可能,那就是我真的患上血液病了,傅言殤也許見我時日無多,所以可憐我!

    而傅言殤淡淡甩給我的一句話,也印證了我的猜測。

    他說:“我覺得你很可憐。”

    這一頓晚餐,每一種菜式都很合我胃口。

    但我并沒有吃下多少,因為腹部又開始悶悶的疼了,可我剛來完例假。

    大概,我的子宮也有問題了。

    傅言殤見我臉色不對,皺著眉問我:“不舒服?”

    我不想再承受這個男人因為憐憫我而滋生出的<u>溫情<u>,逞強道:“沒有,昨晚沒睡好,今天精神不在狀態。”

    他倒也沒懷疑,往我碗里夾了菜:“明天你爸訂婚宴,下班就別去看我媽了。”

    我咬了咬筷子頭,“你出席他們的訂婚宴嗎?”

    傅言殤頷首,“當然。”

    我想他到底是放不下楚玥,即便這個女人背叛了他,他始終沒對她做出什么過激的行為。

    可對我呢?

    我放下碗筷,真是一點胃口也沒有了:“你慢慢吃,我飽了。”

    傅言殤一瞬不瞬地盯著我,我不相信他看不出來我不開心,但他最終一句話也沒說,似乎不介意一個人繼續吃飯。

    洗完澡,我看著傅言殤給我的那瓶藥出神。

    這幾天忙著找秦柔虧空公款的證據,倒是忘記去做個血常規了。

    我開了電腦,預約好另一間醫院的詳細身體檢查。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