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夜夜索歡:初婚老公,寵太深 > 第147章 老公,我害怕

第147章 老公,我害怕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一秒記住【<u><u>網   】,,更新快,免費閱讀!

    我真希望自己聽錯了。

    可厲靳寒的語氣愈發急促,若不是到了生離死別的地步,我相信他絕不會在這個時間點打電話給我。

    “秦歌?”

    厲靳寒見我不吱聲,應該意識到我難以接受,沉沉道:“你趕緊和你舅父說說話,再耽擱,我怕來不及了。”

    “好。”

    我用力捏緊手機,仿佛只有這樣,我的手才不至于抖得厲害。

    很快,舅父嘶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小歌……離開傅言殤,離開他。他和我的深仇大恨,不止他母親的事那么簡單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舅,你還做了什么?”

    舅父斷斷續續地說:“當年我剛到工地干活,什么也不懂,跟著一幫混混學壞。后來他們綁架傅家那兩個繼承人的時候,我也在場。”

    我只覺得雙腳一軟,整個人失重般跌坐在地上。

    “那你也有份蹂躪傅思瑤!?”

    “嗯……我是第一個侵犯她的,完事后她下面全都是血,我實在害怕,便獨自跑了。那時我蒙著臉,傅言殤應該認不出我,何況這十幾年我東躲西藏,身形佝僂了那么多。”

    我張了張嘴,牙關竟抖得說不出一個字,滿心滿腦都回蕩著舅父那些話。

    “離開傅言殤,我怕紙包不住火,他終有一天會知道我做的一切,然后報復在你身上!小歌,我后悔,我好后悔……”

    我大口大口地吸著氣,可是一點用也沒有,我的呼吸還是凌亂得不成樣子:“四歲的小女孩,你怎么下得去手?明明做了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后來竟然還要逼傅言殤母親離婚?”

    舅父的聲音一點點虛了下去:“我就只有你媽一個妹妹,為了她過得好,哪怕下地獄,我也愿意!離開傅言殤,當我求求你了,離開他吧……”

    我就像被硬生生抽離了靈魂一樣,做不出任何反應。

    手機那邊,也再沒有一點聲音傳來。

    短暫的沉默過后,厲靳寒說了一句:“你舅父走了,節哀順變。”

    我望著窗外漸亮的天色,眼淚無聲無息的往下掉,“厲靳寒,我舅父是不是罪大惡極?”

    “再罪大惡極,人已經走了,死者為大。”厲靳寒頓了頓,大概是擔心我會想不開,嚴肅道:“秦歌,你聽我說。當年那宗綁架案的主犯早就執行死刑了,沒有知道你舅父也有份。”

    “所以,別想太多,除了你和我,現在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我忍不住一陣苦笑:“可傅思瑤的人生徹底毀了,我不敢想象一個四歲的小女孩,被侵犯到下半身全是血的畫面……”

    “犯錯的人是你舅父,不是你!”厲靳寒嘆了口氣,“或者你可以考慮離開傅言殤,無論你去哪,我都會陪著你。”

    我的眼淚掉得更兇,“現在我有點亂,我想一個人靜靜。”

    厲靳寒說道:“行,等想清楚了記得打電話告訴我。”

    我“嗯”聲,掛斷通話之后,渾身上下已經軟得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了。

    一整個早上,我都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中。

    直到樓下傳來剎車聲,我才意識到傅言殤回來了。

    我慌忙抹去眼淚,扶著墻爬起來,走出去。

    他是一個人回來的,外套上血跡斑斑,特別觸目驚心。

    “思瑤呢?”我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問道。

    傅言殤沒有立即回答我,盯著我的眼睛看了好一會,手臂一揮,輕輕擁我入懷。

    “為什么哭?”

    我沉溺在他溫暖的臂彎里無法自拔,滿心的話語在唇瓣輾轉,最后統統化成脆弱的一句:“我怕。”

    “怕什么?”

    “怕失去你。”

    傅言殤一怔,片刻后吻了吻我的眉心,“傻氣。”

    我不知道他的這個吻是不是出于疼惜,總之他給予我的那些溫暖和美好,我覺得我哪怕死,也不愿意失去。

    之后傅言殤將我抱到床上,說思瑤身體不舒服,會在附近的醫院住幾天。

    我看著他脫下染血的外套,隱隱覺得傅思瑤可能在跑出去的過程中摔倒,導致流產了。

    “傅言殤,我……對不起。”

    傅言殤皺了皺眉,給我拉好被子,“昨晚你沒睡好,睡吧,不要胡思亂想。其實思瑤的孩子,在昨晚之前就已經有流產的征兆,剛才醫生也說了,孩子終究挨不過三個月。”

    我沒說話。

    他是第一個讓我感到溫暖的男人,我怎么舍得離開他?

    接下來的三天,傅言殤都在老宅子和醫院之間往返。

    厲靳寒幫我辦完了舅父的喪事后告訴我,我外公外婆老來喪子,一下子病倒了,他便派人接了他們出來治療。

    我很感激他的幫助,想想,在電話里說再多,也不如當面道謝,就說回去了第一時間找他。

    住在老宅子的第四<u>天下<u>午,傅思瑤出院回來了。

    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她,只好默默地站在一邊。

    “嫂子。”傅思瑤慘白著一張小臉,怯生生的對我說:“長兄為父,長嫂為母,我們是一家人,如果連你都懷疑我,我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和你相處了。”

    我以為傅思瑤一回來就會歇斯底里的指責我,可她沒有,相比我的沉默和尷尬,她簡直柔軟得像個亟需呵護的天使。

    “思瑤,對不起。”我不知道該如何贖罪,只能發自內心的道歉,盡管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接受。

    傅思瑤紅著眼睛搖頭,“我沒有怪嫂子,洛乘風拒絕我不要緊,孩子沒了也不要緊,我還有你和哥,你們不會離棄我的,是嗎?”

    傅言殤頷首,“當然。”

    “嫂子,如果我想搬去和你們同住,你會不會有意見?”傅思瑤眼淚汪汪地看著我,“我不想再住在老宅子了,我想天天看到你們。”

    我其實心里有那么幾秒是想拒絕的,姑嫂同在一個屋檐下,短時間還好,長此以往肯定是會出問題的。

    可我一想到我舅父做的那些事,就覺得我沒有資格拒絕,即便第六感告訴,這很我不對勁,也只能選擇應承。

    “我沒意見。”

    傅思瑤見我答應了,破涕為笑地摟住我:“嫂子,你一定要快點懷孕,讓我見證你的肚子一點點大起來,哥,我說的對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