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夜夜索歡:初婚老公,寵太深 > 第159章 第一個動情的女人

第159章 第一個動情的女人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一秒記住【<u><u>網   】,,更新快,免費閱讀!

    傅言殤眉心一蹙,緩慢地側過臉,看著我。

    “……秦歌?”

    他的聲音嘶啞又低沉,透著幾分不可置信的茫然。

    我心下一抽,明明不想哭的,眼淚卻泛濫成災,“是我。”

    傅言殤一瞬不瞬地看著我,過了好一會,眼睛閉上了又睜開,像是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

    “傅言殤,是我,秦歌。”我邁步走到床邊,忍著滿心的苦楚對他笑:“我不會離開你,不會背棄你,除非有一天,你親口對我說,秦歌,我再也不想見到你,那我就離開……”

    “傻氣。笑得比哭還難看。”

    他薄唇一抿,想抬起手擦掉我臉上的眼淚,可冷硬的石膏限制了他的動作,最后他只能對我扯出一個同樣苦澀的笑容。

    “額頭怎么受傷了?”

    這是再次相見之后,他用嚴肅的語氣問我的第一句話。

    我的眼淚掉得更兇,沒想到傅言殤竟然沒有第一時間質問我去了哪里。

    也許,比起過去十天的失聯,他潛意識里更為擔心我是否平安健康。

    “就是不小心撞傷的。”我觸摸著他的手心,他無名指上的婚戒刺痛了我的眼、我的心,以至于我忍不住說了一句:“傅言殤,不要離開我。”

    傅言殤一怔,仿佛這才想起問我去了哪,“你到底去哪了?”

    我違心的對著他撒謊:“你爸要我離開你……”

    “所以你就傻不拉嘰的發了那條短信給我?”

    “短信不是我發的,是你爸。”

    傅言殤久久都沒說話,在我覺得他在質疑我給出的解釋時,他卻惡狠狠地說:“別人喊你離開我,你就消失了十天。秦歌,你是人,不是扯線傀儡,能不能別這么聽別人的話?”

    我是人,不是扯線傀儡……

    我反復咀嚼著他惡狠狠的語氣,忍不住哭哭又笑笑,第一次乖巧地點點頭,“我以后只聽你一個人的。”

    傅言殤眉目一揚,“這就對了,我老婆真乖。”

    我聽著他字里句間透出的滿足,之前所有的忐忑,都被難言的甜蜜取代,默默地握緊他的手。

    這時,厲靳寒氣喘吁吁地扶著門,“不行了,老子差點被保安追到氣絕身亡!傅言殤,你爸真他媽的夠狠啊,勒令保安不讓我和秦歌進你病房!!”

    傅言殤皺了皺眉,似乎對傅司明的不滿又多了幾分。

    偏偏,厲靳寒又惱火地吐槽道:“昨晚楚玥一直在陪護你?你怕是要活生生讓秦歌吃醋到死吧,她一宿沒合眼!”

    傅言殤瞳仁一冷,“楚玥?”

    “是的,昨天我和秦歌來看過你,當時就是楚玥在陪護你。”厲靳寒邁步走過來,“你就直接表個態吧,要秦歌還是要楚玥那種心機婊啊。”

    傅言殤白了厲靳寒一眼,“廢話。我當然要我老婆。”

    一句話,清清楚楚表明了他的態度。

    我心頭一暖,即便傅言殤的語氣淡淡的,可就是撓到我心里去了,我是他老婆,唯一的老婆……

    之后我和厲靳寒坐在床邊,誰都沒有主動去提我懷孕的事。

    最后,是捧著早餐進來的楚玥打破了沉默。

    “秦歌,厲靳寒,你們真是陰魂不散,居然又腆著臉來了!?”

    我張了張嘴,想說話,可還未出聲,傅言殤已經不耐煩地說:“陰魂不散的那個,是你。”

    楚玥一愣,瞬間紅了眼睛,“言殤,不眠不休照顧你的人是我啊,我們過去有那么多甜蜜美好的<u>回憶<u>,我真的知道當初背叛你做錯了,求你不要對其他女人好,求你了……”

    傅言殤似乎對楚玥的糾纏煩不勝煩,冷聲道:“當初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秦歌的影子。一身雪白色的毛絨外套,眼睛和鼻子凍得通紅。”

    “后來,你的活潑、純真讓我覺得很新鮮。”

    “再后來,你告訴我你懷孕了,我很高興,因為當時我對你確實是喜歡和有感覺的。可我沒想到,你會為了秦傲天背棄我。”

    “喜歡你時,是真心的喜歡;如今視你為陌生人,也是真的只當你是陌生人。”

    楚玥受不了地質問傅言殤:“所以,你現在是告訴我,最開始之所以接受我的追求,只因為我對你表白那天,穿了件白毛絨外套,鼻子和眼睛凍得通紅,頗有秦歌的感覺嗎?”

    “嗯。”

    一個簡單的回答,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我完全沒想到傅言殤和楚玥一起,竟有幾分我的緣故,一時之間,感動得直想哭。

    楚玥看看傅言殤,又看看我,來來回回重復了幾次之后,終于崩潰地嘶吼:“不可能!傅言殤,你第一個愛的女人是我,怎么可能是秦歌?啊?我不可能是秦歌的替身,不可能!!”

    傅言殤已經連一句話也不想再跟她說,任由她在病房里哭喊、質問。

    “我說楚玥,你是什么貨色,你心里沒點譜么。”厲靳寒像是覺得楚玥的聲音太刺耳,起身鉗住她的手臂,徑直將她扔到病房外。

    “滾吧,別逼我動手摑你。”

    楚玥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上,捧在手上的粥撒了她一臉。

    可即便她已經狼狽至此,厲靳寒還不打算折回來,而是一字一句的對她說:“再厚著臉皮死纏爛打,信不信我玩殘你,嗯?”

    那股子陰寒的狠勁,就好像他不是心理咨詢師,而是一個混黑道的幫會扛把子!

    楚玥足足愣了好幾秒,“厲靳寒,你、你什么意思?!”

    厲靳寒緩緩彎腰,笑道:“既然你一天到<u>晚一<u>副饑渴難耐的樣子,我不介意找幾個兄弟,<u>深深<u>的滿足你啊。”

    “你……!”楚玥像是被他駭住了,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厲靳寒懶得再看她,轉身走回病房里,順手‘砰’的一聲,把門甩上。

    我驚訝地望著他:“厲靳寒,我好像不認識你了。”

    “在干心理咨詢之前,我可是個貨真價實的臭流氓啊。”他咧嘴笑笑,痞態十足地說:“無父無母管教的孤兒,小時候學壞很正常。傅言殤,若我決定玩殘楚玥,你不會介意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