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醫品至尊 > 1910 改變

1910 改變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迪媽抬頭看了看掛在墻上的石英表,十一點四十分,有些納悶的嘟囔著:“這個點誰會來啊?”

    迪爸也很奇怪,畢竟這個點可是中午吃飯的點,一般沒人會選這個時間串門。

    但現在揭穿那狡猾小子的謊言才是正事,他也沒管那么多,拿出手機開始給西林爸爸打電話。

    叮鈴鈴!

    電話打通可卻被很快掛斷,讓他感到極為納悶,正要繼續撥打時,卻聽到外面傳來迪媽的聲音:“老頭子,不用打了,西琳爸來了。”

    迪爸一愣,慌忙走出臥室,只見西琳爸媽和安尼瓦爾的父母竟然聯袂而來,還拎著大包小包的,一副走親戚的模樣,愕然的問道:“哈烏納,埃克爾,你們這是?”

    要知道他們雖然認識,關系也還不錯,但逢年過節從來沒有彼此走動過,西琳的父親哈烏納以及安尼瓦爾的父親埃克爾這還是第一次登門。

    “快過年了,我們來蹭頓飯吃,木拉提老兄,不會不歡迎我們吧?”

    哈烏納爽朗的大笑著,隨手把禮物交給迪媽,自來熟的找了雙棉拖鞋換上。

    “歡迎,當然歡迎,快點請。”

    雖然納悶,但維族人向來好客,迪爸露出笑容,熱情的招呼他們在沙發上坐下。

    迪巴家的房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一百二十平左右,三室一廳的格局,客廳面積也不算小,足有二十幾個平米。

    但哈烏納跟埃克爾都是摔跤手出身,身材格外魁梧,就跟兩頭大狗熊似的,兩個人往沙發上一坐,就把沙發擠的滿滿當當的,其他人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了。

    迪媽慌忙又搬了幾把椅子出來,這才紛紛落座,拉著西琳和阿尼瓦爾的母親拉起了家常。

    “來客人了,趕緊去加幾個菜。”

    迪爸拆開一包雪蓮王散了煙點燃后,寒暄了幾句后,隨口對迪媽吩咐了一聲。

    “好咧!”

    迪媽應了一聲,就笑著讓西琳和安尼瓦爾的媽媽先坐一會兒,起身向廚房走去。

    若是平時,家里突然來了客人或許還要臨時去買點菜,但現在年關將近,家里的年貨早就辦的足足的,根本不缺食材。

    “木拉提老兄,迪巴和丁醫生呢?”

    哈烏納抽了口煙,提出煙霧后,才笑瞇瞇的問道。

    “他們在廚房忙活著呢。”

    迪爸這才猛然想起那個狡猾的小子正在廚房做飯呢,見哈烏納提到他,似乎早就知道他來了自己家似的,心里不由一驚,難道那小子沒有撒謊?

    “呵呵,木拉提老兄,這新女婿第一次登門就下廚,看來和迪巴這丫頭的好日子快要近了啊。”

    埃克爾心直口快的笑著道。

    迪爸的笑容僵了僵,擺了擺手道:“他和迪巴只是剛談朋友而已,談婚論嫁還為時過早。”

    “你啊你啊,不是我說你,木拉提老兄,這樣的女婿上哪里找去,還不抓緊時間趕緊定下來,不然,萬一要是跑了,后悔都來不及。”

    哈烏納瞥了眼廚房緊閉的房門,壓低聲音道。

    “是啊,丁醫生這么優秀的年輕人,要是錯過了,那可就太可惜了。”

    埃克爾也在一旁附和著道,他們的妻子也在一旁連連點頭。

    迪爸聽的心里感覺很不舒服,啥意思?那狡猾的小子哪里優秀了?再說,難道我家迪巴就不優秀了?

    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打了個哈哈敷

    衍過去,開始繼續之前的話題:“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們今天這是?”

    “迪巴回來沒有告訴你們嗎?西琳這丫頭早上出了車禍……”

    西琳媽想起閨女差點就沒了,眼圈都紅了,聲音哽咽著說不下去了,安尼瓦爾的媽媽拍著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啊?西琳現在怎么樣了?”

    迪爸心里一突,關切的問道。

    “沒事了,那么嚴重的傷,連人民醫院的醫生都放棄搶救了,若不是你那個好女婿及時趕到救了她,現在恐怕人都沒了。”

    哈烏納也滿臉后怕的連連搖頭,臉上全是感激之色。

    “丁醫生的醫術好的真是沒話說,就連張副院長都對他推崇備至,想要得到他的指點,這次要不是他出手,西琳就完了。”

    埃克爾也是滿臉唏噓不已。

    兩家關系一直很好,他也是看著西琳長大的,在他心里,西琳不僅僅只是兒媳婦,還是自家的閨女。

    “哪個張副院長?張鐵軍嗎?”

    迪爸整個人都斯巴達了,不敢置信的問道,跟哈烏納與埃克爾不同,他以前跟張鐵軍打過交道,毫不客氣的說,那可是人民醫院的定海神針,正兒八經的醫學專家,在烏市的名氣極大,想掛他的號看病的人可是多如過江之卿。

    “是啊,張鐵軍副院長,中午還非要請丁醫生吃飯,可丁醫生要來見他未來的老丈人,直接拒絕了他,只能安排在晚上了。”

    哈烏納滿臉羨慕的說道。

    “張鐵軍請他吃法?”

    迪爸愕然的張大了嘴巴,滿臉的不敢置信。

    要知道當初他找張鐵軍看病,不知道托了多少關系,請人家吃飯人家根本就不給面子,那高傲的樣子讓他記憶猶深,沒想到那狡猾的小子竟然能讓那老家伙主動請客。

    “是啊,只是丁醫生沒答應,最終是明珠大酒店的孫凱文搶走了晚上做東的資格,我本來打算明天請丁醫生吃飯表示感謝的,可丁醫生說明天他就要會寧海了,弄的我們很慚愧,所以只能厚著臉皮中午來你家蹭飯了。”

    哈烏納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丁醫生真是妙手回春,不愧是小神醫啊,西琳那么重的傷,醫生都放棄搶救了,結果被丁醫生治療過后做了全身檢查,各項指標都恢復了正常,只要靜養兩三天就沒事了,你不知道,當時那些醫生的表情有多精彩。”

    西琳媽的情緒此刻已經平復下來,想起西琳做完檢查后,人民醫院的那些醫生們震驚的表情,眉飛色舞的說道。

    “哼!一群沒用的廢物,這次要不是丁醫生恰好在烏市,西琳可就沒命了啊。”

    埃克爾滿臉后怕的怒罵道。

    “就是廢物,特別是那個張醫生,自己沒本事也就算了,竟然還想阻撓丁醫生救我家西琳,若是西琳真有什么三長兩短,我一定弄死這個狗東西。”

    哈烏納眼底閃爍著兇光,恨恨不已的道。

    “等等,你們慢點說,我腦子有點亂,到底是個什么情況?你們詳細說說。”

    迪爸被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滿頭霧水,連忙打斷他們的話,讓他們從頭詳細的說說事情經過。

    哈烏納眉飛色舞的把上午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聽的迪爸瞠目結舌,滿臉的震驚,對那個狡猾的小子印象稍微有了些改觀。

    沒想到這個便宜女婿還有點真本事啊,看來,好像自己還真的誤會了他,不是他過門不入

    ,也不是和迪巴吵架負氣離開,而是西琳真出了車禍,他們匆忙下連禮物都沒顧得上拿。

    “糟了,你們坐一下,我去去就來。”

    想到禮物,迪爸臉色頓時一變,站起身來風風火火的就向外沖去,弄的哈烏納等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準備吃飯嘍,沒想到小丁的手藝這么好,這菜光聞著味兒,我就想流口水……咦,木拉提呢?”

    迪媽笑呵呵的從廚房走了出來招呼著眾人,猛然發現自家老公竟然不在,不由滿臉詫異的道。

    “不知道,說是出去一下就回來。”

    哈烏納等人滿臉茫然的回答道。

    “這個老東西,都吃飯了又跑出去干什么,我給他打電話。”

    迪媽不悅的說道,拿出手機撥打迪爸的電話。

    叮鈴鈴!

    手機聲響起,眾人這才發現,迪爸根本就沒帶手機。

    “叔叔,阿姨,你們來了啊。”

    迪巴端著兩盤香噴噴的菜肴從廚房里走了出來,禮貌的跟眾人打著招呼。

    “迪巴,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啊。”

    西琳的媽媽由衷的夸贊道。

    “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迪巴小時候就漂亮,長大了就更漂亮了,可惜我家就一個小子,不然我們兩家也能結個親家。”

    安尼瓦爾的媽媽看著迪巴精致的臉蛋,嘖嘖贊嘆道。

    “阿姨,您太夸獎了。”

    迪巴被夸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可不行,迪巴可是我女朋友,阿姨你這是打算橫刀奪愛啊。”

    丁寧從廚房探出頭來,笑著打趣道。

    “哈哈哈,丁醫生,放心吧,別說我家就一個小子,就算再有一個,也爭不過你啊。”

    埃克爾爽朗的大笑著,眾人也哄堂大笑起來。

    嘭嘭嘭!

    砸門聲突然響起,迪媽詫異的打開門,沒看到人,就看到高檔禮品盒擋在眼前,后面傳來迪爸氣喘吁吁的聲音:“快來幫忙,東西太多我拿不了。”

    “你這是?”

    哈烏納和埃克爾都是壯勞力,慌忙上前幫忙搬東西,滿臉不解的問道。

    “呵呵,小丁帶來的禮物,之前他們都到了家門口了,接到西琳出事的電話,禮物都忘了拿就慌里慌張的走了,也沒跟我們說,我們也不知道是誰的,就堆在了院子里。”

    迪爸尷尬的沒吭聲,迪媽慌忙圓場,滴水不漏的解釋道。

    眾人恍然,愈發感激丁寧了,卻沒有發現迪巴和丁寧相視一笑,都露出輕松之色,看來,丁寧這個毛腳女婿算是過關了啊。

    搬完禮物,開始就餐,眾人一邊跟餓死鬼投胎似的大快朵頤,一邊對丁寧的手藝贊不絕口。

    迪媽越看丁寧越喜歡,不停的給他夾著菜,迪巴心里歡喜,卻嬌嗔的埋怨老媽偏心,逗的大家滿臉曖昧的笑容。

    迪爸雖然一時拉不開面子,但態度比之前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連稱呼也從小子變成了小丁。

    他這個唯一的反對者也改變了態度,接下來的氣氛自然是其樂融融,也讓丁寧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陪著他們喝起了酒。

    不得不說,維族男人的酒量真不是蓋的,特別是哈烏納跟埃克爾,酒量跟身材完全成正比,害的丁寧不想作弊都不行,不然非得被喝趴下不可。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