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以夢為馬,不負昭華 > 第469章 新裳

第469章 新裳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藥香四溢,輕紗遮在床榻四周,昨日藥池一幕,映入腦中溫涼的觸感,好似仍舊留在唇瓣上,我不免抱著云被癡癡的笑了,聽聞自己略帶些癡傻的笑聲時,才面頰一紅,猛然從夢中醒過來。

    自昨日藥池后,我便暈暈乎乎睡了過去,眼下才知還要藥神府中。

    一手輕輕撩開紗帳,看著不遠處的熏爐飄蕩出青煙,頭上梳著兩個團子的童子,正端著新的熏爐走進來,見我醒了說:“天君有過吩咐,說你醒了后,有真人來接,讓我們侍奉你梳妝。”

    我光腳走過去說:“這么說天君不在,已經離開藥池了?”

    小童子點了頭,我這才曉得昭華受傷的事沒人知道,不然藥神豈能安然在府中搓藥丸子。

    如此看來昭華將傷隱瞞了許久。

    抬手略過熏爐,我看見一抹青衫身影,便是奉了昭華的令前來藥神府邸將我接回天一閣的玉樞真人,自是他的面色太過冷淡,其中還不乏帶著一絲厭惡的情緒,領路童子胖嘟嘟的身子指著方向,一個轉彎就到眼前,扣響房門。

    我跟著玉樞回到了天一閣,剛剛進入外閣,便看見原本的書案上放著一件嶄新的云綢裳,借著燈光撒下來,映出無限霞光,就好似浣紗殿前的一樣,日落之后,有一神君站在院前,聽聞那女子歡喜聲而轉身。

    指尖落下,我恍惚想起,昨日朦朧時昭華說過的話,想要冊立天妃。

    因這里本是回憶,索性我只需按部就班便可,只是院落主人此時該如何做,做天妃便是交出性命,必回被繆若視為眼中釘。

    想到這些之后,我轉過身,看向了玉樞真人。

    玉樞神情頗為淡漠,深知天君此舉乃是一意孤行,不計后果。

    此前前殿便有議聲,天君納妃,乃需出身品級,附和正統,反觀院落主人的出身,不僅僅出身不清楚品級還不高,唯有容貌,可算得三界之中的首選,我將目光從云綢裳上移開,說:“真人,天君想納妃的事,你怕是第一個知道的吧?”

    聞言玉樞真人一頓,一雙眼睛中的厭惡更甚,卻又礙于天君囑托不得不去做,緩緩將手藏于袖中又抬眼向那云綢裳看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說:“天君想要納妃,玉樞不敢妄言,只是姑娘此言,玉樞就有些看不懂了,若非是沒有姑娘的授意,天君怎么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如今詔書即將提上去,什么都無濟于事。”

    誠然玉樞所說的話恰恰印證了我心中所想,昭華不理仙官執意冊立我為天妃,便是失去了前殿的所有支持,他日若是生出些什么亂子,疑惑是繆若想找尋些空子找麻煩,我們根本沒有一絲能夠招架的余地,更何況這冊立的應劫就過不去。

    我迎上了玉樞的目光說:“我知道你們對我有敵意,可眼下并非我所想,能夠住在浣紗殿中一驚算是恩典,又豈敢再想,只是昭華的想法,不是我能勸阻的,這冊立天妃一事我也有顧慮,只不過你們從未有人想聽過罷了!”

    玉樞真人不禁挑了眉,抬手指向不遠處的冠頭,冷聲道:“姑娘此言可是真?單單為了你這冠頭天君便命人下三界搜尋,論用心程度,更要比天后的鳳冠還要用心一些,你的顧慮,怕是已無關重要。”

    昭華命人下界,我倒真的不知道。

    玉樞離開時,我正坐在書案的下方,將自己籠在陰影處。

    昭華推開殿門面帶笑意說:“這云綢裳和冠頭做的倒是很是時候,怎的不見你穿上試試?”

    我順著書案起身說:“今天玉樞真人送我會來時,我才知道,你為了冊我為妃,竟不惜與前殿人為敵,試問一界九重天的天君不該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為何執念于情情愛愛,即便最后你孤注一擲成了,我做天妃也不過一日,見不到第二日的卯日星君。”

    昭華神情一頓,說:“所以便是我若能解決你歷劫的事情,便答應做天妃?”

    他便是這張能攪亂道理的嘴,讓人生哽。

    從前珞羽想要提升修為便需歷劫,翻遍了古籍,也未能尋出一招找人代替的法子,所以眼下我才敢放心的同昭華說,這天妃的劫,難歷。

    霞光散去,昭華淡笑著走過來,一手拉起我,推開了內閣的殿門,說:“你心中想的那些個小心思,我很清楚,只是此法卻并非沒有!”

    我不禁愣了愣,追問道:“天妃之劫,我的修為很難撐下去。”

    昭華抬手喚來書閣最上方的盒子,取出玉牌說:“此物便可幫你歷劫,只需將你的名字刻上去,渡入些修為,歷劫之日自然會安然過去!”

    將玉牌翻看在手中,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我疑惑道:“就這么一個牌子便可?”

    昭華點了點頭,說:“自然,只是此物世間難尋,九重天只有這么一對。”

    我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天君想的果然周全!”

    不知何時昭華取來了云綢裳搭在了我肩上,內閣之中瞬間便被霞光所籠罩,他說:“所有的事情你都不需要理會,只要想著現在的一切是否喜歡,正如我對你,就像曾經在浣紗殿的梨花樹下說過的話一樣。”

    那雙眼睛太過于深邃,使得我一時間竟迷了心智,恍惚說:“可你是深受三界敬仰的昭華天君呀!如此便冊立我做了天妃......”話還沒有說完時便被昭華堵了回去,在這滿屋子霞光中只有沉淪。

    從前欒溪與我常說,昭華天君乃是三界最為自律的人,為不受情絲相擾,曾不惜一劍斬落了自己的情絲,為的就是在與人作戰時,不用分出心神去想那份牽掛,可如今看來,這世間沒有人能夠躲得過去,哪怕是像他這般的神。

    發絲順著玉簪滑落下去,讓我想起了第一次在天宮中見到院落主人時的模樣,清冷之中又帶著一份悲痛,許是仙者經歷的比凡人多,我不大懂得卻記在了心頭上。
11选5杀2个10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