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最強大佬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忠心不二林真人

第八百六十九章 忠心不二林真人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jzukby.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坐在楚毅對面的種師道聽了楚毅的話倒是沒有拒絕,只是向著楚毅微微點了點頭。

    既然選擇了將寶壓在楚毅身上,那么必然要有所付出,應天府城拱手相讓只是其一,同楚毅一同入京也是必須的。

    這邊盧俊義得了虎符,臉上不由的露出幾分驚訝之色,雖然說先前種師道前來,其行蹤根本就瞞不過盧俊義,但是盧俊義也沒有想到種師道竟然會如此的干脆,這才進入馬車當中多長時間啊,竟然主動的將虎符交了出來。

    要知道如果種師道不愿意的話,憑借其修為,縱然是楚毅也很難將虎符完好無損的拿到手,畢竟種師道一旦生出毀掉虎符的念頭的話,一尊天人的威能可是非常之恐怖的。

    雖然說不知道楚毅同種師道在馬車當中到底說了什么,但是拿到了虎符,盧俊義就知道應天府城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當可輕易接收了。

    很快盧俊義便點起了人馬快馬加鞭直奔著應天府方向而去,沒有多久,盧俊義便見到了正在趕路的林沖所部先鋒大軍。

    當林沖看到盧俊義的時候驚訝的道:“師兄,你這是……”

    盧俊義微微一笑,手中虎符出現在林沖的面前道:“種師道虎符在此,師弟且隨我前去接收府城。”

    林沖看到那虎符的時候不禁呆了呆,顯然是沒有想到種師道用來調遣大軍的虎符竟然會在盧俊義的手中。

    大軍轟隆隆而來,不過是小半天的時間便出現在了應天府府城之下。

    應天府府城不愧是汴梁城的門戶,城池極高,或許比不得那幾座聞名天下的關口重鎮,可是這城池也不是一般的城池所能夠相媲美的。

    只是看著那高達數丈,厚實無比的城墻,林沖憑借著經驗衡量了一番,心中便做出了估算,如果說不出什么意外的話,只要城中的士卒不主動投降,想要攻破這一座城池,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前提還是有著守軍數倍的人馬,花費相當一段時間才有攻破的希望。

    城池之上,種師中、周昂等將領看著下方那黑壓壓的一片人馬。

    如種師中這般的沙場宿將,對于這種場面早已經熟悉了,所以說絲毫沒有受到下面大軍的影響。

    莫說只有區區兩萬多人馬,就算是再多幾倍他種師中也不是沒有見過,想他在邊鎮之地,同西夏人交手,就算是上十萬人的規模那也是見過不止一次,這點場面說實話,真的不被種師中放在心上。

    不過像周昂這些出身于禁軍,并沒有經歷過什么大戰場面的將領看到下方那軍容齊整的大軍的時候,一個個的心中不由的緊張起來。

    上前一步,種師中站在城墻垛口處,居高臨下看著為首的盧俊義、林沖等人,就在種師中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神色微微一變。

    盧俊義一臉笑意的看著種師中傳音,隨之就見種師中神色為之變幻,當盧俊義將那一枚虎符亮出來的時候,種師中不由的眼睛一瞇。

    不只是種師中,就是周昂等將領看到那虎符的時候臉上也都露出了愕然的神色,這虎符不是在種師道手中嗎,怎么會出現在盧俊義的手中?

    大家一時之間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下意識的向著種師中看了過去。

    種師中猶豫之間,盧俊義忽然道:“種師中,此乃種老相公的選擇,你莫非要抗命不成?”

    種師中身子微微一顫,雙目微閉,等到睜開雙眼的時候,身形晃動之間,就見在其身遭,十幾名沒有反應過來的將領一個個的面帶驚駭之色的倒了下去。

    這些將領皆是來自于禁軍當中的將領,雖然說種師中不知道這些人是否對趙佶忠心耿耿,但是既然自家大哥做出了選擇,他就必須要將這件事情處理好,否則的話,萬一出了什么紕漏,他們種家怕是要因此而遭受重創。

    不過種師中倒也沒有將這些將領怎么樣,只是暫時的封住了他們一身的修為罷了,就見種師中一揮手,一隊親兵便走上前來將這些禁軍將領給帶了下去,而在其身側尚且剩下的幾名將領皆是出自于他們種家軍,種師中根本就不擔心這幾位將領會違背他們的命令。

    就聽得種師中向著其中一名將領道:“陳武你且帶人開啟城門,迎大軍入城?”

    陳武一身甲胄在身,轟然應命道:“末將領命。”

    雖然說種家軍不是太多,在城中數萬守軍當中只占了那么兩三成而已,單種家軍所把守的地方皆是城中要地,四座城門,足足有三座在種家軍的直接掌控之下,也只有面對著京師方向的那一座城門在禁軍手中罷了。

    如今種師中一出手便將那些知情的禁軍將領給控制了起來,現在城門又在種家軍的掌控當中,所以說隨著種師中一聲令下,原本緊閉的大門轟然之間開啟。

    城門前,林沖還有盧俊義心中還是頗有些擔心的,雖然說虎符在手,但是誰也不敢保證種師道的虎符就一定能夠號令大軍令對方打開城門啊。

    萬一種師中對種師道的命令不予執行的話,那豈不是免不了一場大戰嗎?

    當看到那城門緩緩開啟的時候,林沖同盧俊義對視了一眼,只聽得林沖向著盧俊義道:“師兄,為防有詐,就讓小弟先帶數千人馬入城,就算是出了意外,也不至于全軍覆沒。”

    顯然林沖和盧俊義兩人并沒有被眼前的景象給沖昏了頭,萬一這是對方所設下的陷阱的話那又該怎么辦。

    大軍入城,然后種師中將城門關閉,那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嗎?

    盧俊義拍了拍林沖的肩膀道:“但有不對,哪怕是舍下所有人也必須第一時間出城。”

    沖著盧俊義點了點頭,林沖一舉手中長槍,頓時縱馬呼嘯而出,在其身后,數千人馬浩浩蕩蕩的涌入了城中。

    林沖沒有急著沖進城中,而是在進入城中的第一時間派人將城門口給占據,當數千人馬占據了城門內外的時候,林沖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盧俊義也率領人馬進入城中。

    長街之上,一隊人馬就那么站在那里,不是種師中又是何人。

    盧俊義縱馬上前,沖著種師中抱拳一禮道:“盧俊義見過種將軍。”

    種師中微微點了點頭道:“盧將軍有禮,應天府城四門,其中三座城門在我種家軍掌控當中,我已經命令手下將城門交由貴方把守,現在還請盧將軍同種某一同前去接收最后一座城門。”

    盧俊義點頭道:“如此便有勞種將軍帶路了。”

    在種師中的帶領之下,很快一隊人馬便奔著南大門而去。

    王文斌乃是高俅手下之心腹,昔日在禁軍當中也不過是一個教頭罷了,不過后來抱上了高俅的大腿,于是便官運亨通,一路青云直上,如今貴為軍指揮使。

    而這南大門正是在王文斌的掌控當中,王文斌一身修為雖然說不算頂尖,但是也不能算太差,好歹也是一尊大宗師級別的存在。

    本來王文斌做為守將,應該常駐軍中才是,但是應天府城由種家軍所把守,就算是楚毅大軍殺來,首當其沖的那也是由種家軍所把守的那幾座城門,至于說他所把守的南大門,在王文斌看來,除非是楚毅失了智才會選擇攻打。

    因此王文斌除了剛開始的幾日還在軍中坐鎮,但是沒有幾日功夫,王文斌便散漫了許多。

    應天府毗鄰京師,自然是無比之繁華,城中酒肆、青樓不止一處,而王文斌便出沒于這些酒肆、青樓之間,如果說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怕是沒有幾個人會相信,一軍之指揮使竟然會在守城期間頻繁出沒于這些場合。

    這一日王文斌在巡視了一番城門之后便如同往常一般奔著一處花樓而去,這兩日王文斌正是癡迷于一位清倌人,花費心思的想要討好對方。

    所以說王文斌一身不倫不類的青衫,只不過這么一身儒雅的青衫穿在王文斌的身上卻是那么的古怪,畢竟身為武將,王文斌身材極其魁梧高大,這種情況下穿了那么一身青衫,其形象之古怪也就可想而知了。

    就在王文斌在花樓當中的時候,一隊人馬穿過長街,在路人的驚愕目光當中很快便抵達了南門。

    南門處,百余名守將一個個無精打采的把守著城門,大地震動,這些無精打采的士卒一個個的打起精神來向著聲響傳來的方向看了過來。

    種師中一馬當先,眨眼功夫便到了城門口處,居高臨下看著那百余名守城士卒,冷著一張臉喝道:“王文斌何在,讓他來見我。”

    種師中何等身份,三軍將士對其可是不陌生,這一開口,當即便有一名都頭上前向著種師中一禮道:“指揮使大人巡視過后已經離去,此刻……”

    對于王文斌如今身在何處,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卻不敢說出來,萬一王文斌事后尋他們的麻煩,他們該怎么辦。

    手下將領是什么樣的性情,做為一軍之統帥,種師中自然再清楚不過,王文斌在城中的所作所為要是能夠瞞得過種家兄弟的話那才是怪事嗯。

    如果不是看在高俅的份上的話,王文斌這樣的將領,不管是種師中還是種師道,早就將之軍法處置了。

    種師中冷哼一聲道:“守城期間,身為一軍將領竟然流連花樓,沉迷女色,真是我輩軍人之恥辱。”

    說話之間,種師中一揮手道:“來人,接管城門。”

    面對種師中的威勢,百余名守城士卒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異議,老老實實的將城門交了出來。

    不到半天時間,四座城門皆落入盧俊義的手中,同時在種師中的配合之下,沒有多久便接管了軍營。

    營中數萬大軍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情況下便被收繳了兵器,一個個的被關在大營當中看管了起來。

    當楚毅同種師道趕到的時候,整個應天府城已經易主。

    似乎是看到了種師道的誠意,楚毅向著種師道道:“種帥此舉避免了數萬將士死傷,可謂功莫大焉。”

    種師道看了楚毅一眼道:“老夫別無所求,只望郡王不要忘記自己所說過的話。”

    汴梁城

    做為大宋百年之都城,天下間要尋出比之汴梁還要繁華的所在還真的沒有第二處了。

    在這個時代,一座城池匯聚了上百萬人口,天下間可謂是獨此一處,其繁華自是可想而知。

    做為這一座繁華大城的主人,大宋天子趙佶這幾日倒是如同以往一般的安逸,仿佛那近在咫尺的危機不存在一般。

    隨手將手中畫筆放在一旁,趙佶無比滿意的看著自己花費了大半天時間方才畫好的一副美人圖,一邊洗手一邊向著早在一旁侍立良久的高俅、蔡京道:“你們這個時候來見朕,莫非是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嗎?”

    高俅同蔡京對視了一眼,就見蔡京上前一步向著趙佶道:“回稟陛下,應天府已經足足有一天時間沒有消息傳來了。”

    趙佶聞言不由的抬頭看向蔡京以及高俅,眉頭皺起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朕不是說過嗎,不管什么情況下,應天府的消息必須快馬加鞭,一日三傳,難道說種師道忘了朕說過的話了嗎?”

    蔡京低頭,高俅在一旁壓低了聲音道:“陛下,或許傳訊的使者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也未可知啊。”

    冷哼一聲,趙佶又不是傻子,這都一天沒有消息了,就算是傳訊的使者再怎么的出意外,也不至于一波接著一波的出意外的話。

    若是果真如此的話那就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在攔截這些傳訊的使者了。

    心中一動,趙佶當即便道:“來人,即刻傳召林真人入宮。”

    林靈素執掌皇城司,這個時候趙佶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林靈素了。

    不過是盞茶功夫而已,就見一派仙風道骨模樣的道人緩緩的走了過來,就算是看林靈素頗為不順眼的高俅、蔡京他們見到林靈素那一副極佳的賣相的時候也不禁忍不住暗暗的贊嘆。

    要說這世間真的有什么仙人的話,想來那仙人也如林靈素一般模樣吧。

    走到近處,林靈素沖著趙佶一禮道:“見過天帝陛下!”

    被林靈素稱之為天帝,趙佶心中自是舒坦萬分,無比滿意的看著林靈素道:“真人,朕請真人前來,卻是有事詢問。”

    林靈素微笑道:“陛下有什么話盡管垂詢便是。”

    趙佶道:“朕若是沒記錯的話,朕曾命真人關注應天府的情報,不知近兩日,皇城司可曾收到應天府的消息?”

    林靈素微微皺了皺眉頭,沉吟一番道:“陛下就算是不問,貧道稍后晚一些也會前來見陛下,好叫陛下知曉,自昨日起,皇城司便再也沒有收到任何關于應天府的消息。”

    趙佶聞言頓時神色為之大變,身子一晃驚呼一聲道:“不好,應天府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不只是趙佶,就是蔡京、高俅也不禁為之色變,本來在一天當中收不到應天府的消息的時候,他們心中便隱隱的生出一股擔心來。

    現在聽到皇城司也失去了聯系,他們感覺自己的擔心怕是要成為了現實。

    看著趙佶那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蔡京連忙安慰道:“陛下不必太過擔心,應天府有種家軍還有種老相公坐鎮,雖然失了聯系,但是現在想一想,可能是楚毅那賊子難以攻城,封鎖了應天府對外的聯系。”

    趙佶吐出一口濁氣,目光落在林靈素的身上道:“朕還是放心不下,不知真人可否為朕走上一遭,前往應天府查看一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靈素乃是天人之境的強者,從京師到應天府至多盞茶功夫而已,不知道為什么趙佶心中隱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所以才會懇請林靈素幫其前往應天府走上一遭。

    林靈素拱手道:“陛下勿憂,貧道這便為陛下走上一遭。”

    聽得林靈素這么說,趙佶一副長出一口氣的模樣向著林靈素道:“有真人出馬,朕便可以安心了。”

    林靈素聞言不禁哈哈大笑,沖著趙佶一禮道:“陛下,貧道這便去了!”

    說話之間,林靈素身影沖天而起化作一道人影,倏然之間消失不見。

    眼看著林靈素離去,趙佶捋著胡須,無比滿意的道:“若滿朝文武皆如真人一般知朕心意,忠心不二的話,朕又怎會有那么多的憂愁。”

    說話之間,林靈素身影沖天而起化作一道人影,倏然之間消失不見。

    眼看著林靈素離去,趙佶捋著胡須,無比滿意的道:“若滿朝文武皆如真人一般知朕心意,忠心不二的話,朕又怎會有那么多的憂愁。”

    眼看著林靈素離去,趙佶捋著胡須,無比滿意的道:“若滿朝文武皆如真人一般知朕心意,忠心不二的話,朕又怎會有那么多的憂愁。”
11选5杀2个100%技巧